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作者:Huiasd
日期:2020/11/27
首发:Huiasd(恢恢)书友圈huiasd.com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第二章
  陈媛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双飞和3P,回到学校后脑子始终混混噩噩的、娇
躯酸软,学习也提不起精力。
 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,便不由自主地往旅店方向走去……这次不是陈媛食髓
知味还要继续,而是想问问季重乐什么这折腾自己?
  他要说不出个123 来,就狠狠咬他一口!咬鸡巴!
  结果进到客房一看,季重乐居然还在懒床,被窝里高高鼓起一大块……陈媛
立刻手脚发软、倦意袭来,顿时就把兴师问罪的念头忘了,钻进季重乐的被窝里
恶狠狠警告他不许乱动,片刻就好像树袋熊一抱他呼呼大睡。
  季重乐左右事,老老实实地当成人形抱枕,也睡了过去。
  被敲门声惊醒,两人才发现彼此已经搂在一起。
  旅店大叔拎两袋熟食酒菜走进房间,打量季重乐片刻,笑道:“这有女人
就是不一,气色好多了,不像之前半死不活的……真怕你死在我店里。”
  季重乐汗颜道:“让大叔操心了,谢谢你。”
  “没事就陪大叔喝点吧?”旅店大叔将酒菜放在桌上,笑眯眯道:“看你也
是个有故事的,能不能说说你的故事来佐酒啊?”
  季重乐撇了陈媛一眼,是不太想开口。
  旅店大叔见状笑道:“哎呦,还是个和女人有关的故事?怕小妹妹听完了笑
话你啊?”
  陈媛顿时急了,瞪眼叫道:“季重乐你不意思——大叔租房给你睡还收钱
呢,我陪你睡可都是务劳动,什么就不能听个故事啦!”
  季重乐还是语。
  旅店大叔眼珠一转,笑道:“小妹妹,这事大叔有招……你听不?”
  陈媛道:“大叔你快说!”
  旅店大叔将桌子拉倒床前,又拽过椅子和季重乐隔桌对坐,伸手解开裤裆拉
链掏出硬梆梆的鸡巴来,朝陈媛道:“季重乐不好意思说,咱就得用不害臊的事
来治他……你钻到桌子底下去让大叔从后面肏你,前面张嘴再把他那鸡巴含住
……咱仨先把不好意思的事做了,他自然就好意思说啦。”
  陈媛狐疑道:“大叔你想打炮就直说,干嘛扯出一串意思不意思绕口令似的!
拿我当小孩骗啊?”
  旅店大叔轻拍桌面,笑眯眯道:“你信不信?我打个电话,最多五分钟就有
妹子过来钻桌子?”
  “信,信,信,大叔威武,大叔流弊!”
  陈媛见季重乐没拒绝,心知大叔说的主意对路,便羞答答褪下裤子钻到桌子
下面,把那光滑浑圆的屁股撅起来,掏出他的鸡巴握在手里,抬头娇声叫道:
“季重乐你听,别总陷在过去那点破事里,乖乖说出来,就像射精一,射出
来了就完事了!唔……大叔,你好坏!”
  旅店大叔按住陈媛的翘臀一插到底,若其事地拿起筷子夹菜笑道:“陈媛
啊,大叔坐不方便活动,你在下面主动点……来,重乐,咱俩走一个!”
  季重乐举起杯恰好被同时含住了鸡巴,忍不住打个冷颤,忽然有些失神——
陈媛这个文文静静的大学生,才认识几天就陪自己双飞4P,现在还主动像个玩
物一钻桌子伺候?
  这种心态,和前妻一吗?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“当然不一!”
  听完季重乐的故事,不等旅店大叔发表意见,陈媛就先怒不可遏地钻出桌子,
满脸通红地指季重乐鼻子骂道:“你老婆和你有证,老娘和你有吗?你老婆没
有三五个男人满足不了,老娘用得了那么多吗?”
  季重乐耸耸肩,辜道:“没有,不用。”
  “你老婆那叫犯贱!而我只是好奇好不好!”陈媛咬牙,大声道:“老娘
就是好奇,想试试大鸡巴!想试试双飞、试试3P什么滋味!不行吗!”
  季重乐和旅店大叔同声道:“行,行,行……”
  陈媛抓起桌子上的酒杯一口闷进肚子,斜眼看二人冷哼道:“男未娶、女
未嫁,什么你们能玩,我就不能玩啊!”
  季重乐汗下道:“大姐,我刚才说的是我前妻,我们也没说你啊!”
  “对啊!鲁莽了……”陈媛恍然大悟,恨恨道:“都怪大叔!”
  旅店大叔摸不头脑道:“季重乐说故事,咱俩都是听故事,跟我有啥关系?”
  陈媛立刻道:“你坏,你一直插不动!”
  旅店大叔哈哈笑道:“我明白了……小妹妹这是憋得,欲火中烧啊!那咱不
吃了,接肏?再来个3P咋?”
  “美得你们!”陈媛俏脸一红,提上裤子坐到桌边,吃了几口菜,开始沉吟
点评道:“喜欢群P 这事算个人爱好,现在性观念这么开放,如果重乐不介意的
话,其实最多就是个思想道德问题……”
  旅店大叔笑继续道:“道德这玩意太高,咱没法说……但婚前没声明,婚
后没解释,这就是品德问题了。”
  季重乐苦笑道:“也不是没解释,只不过她的解释我接受不了罢了……”
  陈媛深以为然道:“对啊,这道理我也没想明白!你都头顶绿帽答应陪她
群P 了,为什么还是要跟你离婚呢?”
  旅店大叔笑了笑,意味深长地道:“对某些女人来说,婚姻其实就是场游戏,
结婚离婚,都只是特定情下的游戏环节而已……玩就散伙。”
  季重乐眼前一亮,问道:“大叔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  旅店大叔摇摇头,伸手把陈媛抱过来,褪下她的裤子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套
住鸡巴,连串动作自然得就像伸手夹菜一。
  陈媛被插入后还下意识地调整几下姿势,这才反应过来,惊道:“大叔你在
干什么?怎么又搞我!”
  旅店大叔一手在陈媛的细腰上下抚摸,让她按照自己的节奏起伏,一边笑道
:“闲得聊,解解闷……哎,老弟,要不要你喊个妹子来?”
  季重乐扶额叹道:“大叔你真牛!”
  陈媛也郁郁不乐道:“我还以为大叔要和我说什么悄悄话呢,结果稀里糊涂
就被解闷了……大叔啊,咱虽然也算炮友,但你不能这么自来熟啊!”
  旅店大叔奈拿起电话发了条信息,才道:“那我应该怎么做?陈媛小妹妹,
请你脱了裤子坐到我腿上,让我肏你的屄解解闷?”
  “哎!你看,你这么一说显得多客气!我就……”陈媛豁然起身,夹双腿
踮脚绕到季重乐这边重新提上裤子坐下,笑眯眯道:“更不能答应你了!”
  季重乐跃跃欲试道:“陈媛,那你让我……”
  陈媛干脆打赏一个字道:“滚!老娘要吃饭!”
  话音方落,房门被敲响,有对表情乖巧,容貌几乎一模一的姐妹花走进来,
声音整齐地脆声问道:“请问,付叔叔在吗?”
  “我就是,过来吧。”旅店老板付大叔招招手,让姐妹花走到桌边,朝季重
乐眨眨眼问道:“分你一个?”
  姐妹花齐齐转动秀目望过来,清纯秀美、宛如秋水的眼睛、白皙的娃娃脸、
乌黑发亮的长发,不仅脸蛋漂亮,身材也前凸后翘,肌肤充满弹性光泽,两条大
长腿严丝合缝,赫然是一对极品美女。
  季重乐目瞪口呆道:“我靠……大叔,别告诉我这俩美女是过来钻桌子的!”
  “当然不是……这桌子太小,俩人可挤不开。”付大叔拍拍桌子,端起酒杯,
扭头淡淡道:“你俩下去一个,留一个陪我们喝酒。”
  姐妹花应声而动,其中一个不知姐姐还是妹妹就在季重乐和陈媛的注视下掀
起裙子,露出丰满圆润的大白屁股,若其事地飞快爬进桌下。另一个则坐到陈
媛对面,面带微笑提起酒瓶给旅店大叔和季重乐倒酒。
  旅店大叔笑道:“你自己介绍下吧。”
  桌上的美女立刻道:“我叫思雨,下面的是姐姐思浓……刚才听说付大叔想
找女人肏解解闷,我俩就自告奋勇来了……大叔,您看还行吗?”
  旅店大叔按思浓的屁股推送几下,笑道:“解闷而已,有啥行不行的……
给你介绍下,这位小兄弟是季重乐,旁边这妹子叫陈媛!对了,重乐老弟正好有
个故事,你也给点评点评咋?”说就把季重乐和他前妻的事情简单重复了遍。
  “就这?”思雨眨眨眼,转头问道:“重乐哥哥,你看小妹我的条件比你前
妻如何?”
  季重乐老老实实道:“比她漂亮。”
  “那就简单了!”思雨嫣然笑道:“哥哥要是不嫌弃,明天咱俩就去领个证,
然后带上我姐姐一起去见见你前妻……最好找个房间,我们姐俩可以陪你双飞的
时候见见她,咋?”
  季重乐哑然半晌,忽然举起酒杯一口喝干,低头颓叹道:“原来结婚在很多
人眼里,真的就只是一场游戏!”
  思雨愕然道:“付叔叔,我是不是说错话了?”
  旅店大叔笑道:“我让你点评,谁让你瞎出主意了?罚你下去,换你姐上来!”
  “好啊!”思雨喜滋滋地站起来边解裙子边笑道:“被人肏解闷可比陪酒
有意思多了!”
  陈媛嘟嘴道:“我怎么觉得这两件事都很没意思呢?”
  换下妹妹的思浓一边擦嘴,一边笑眯眯地道:“这位叫陈媛的小姐姐,人在
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,才会觉得有意思啊!”
  陈媛俏脸微红,小声道:“我很喜欢啊,不然又怎么会跟他们两又是双飞又
是4P的!”
  “双飞?4P?”思浓顿时一愣,旋即乐不可支地咯咯娇笑起来:“谁说我们
喜欢的是这个啊?”
  季重乐和陈媛齐声问道:“那是什么?”
  “咳……”旅店大叔咳了一声,打断道:“老弟啊,你的故事也听完了,不
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  季重乐耸耸肩道:“老婆没了,但日子还得过,人还得活啊……我再住两天
就出去找工作,然后走一步看一步呗,实在不行就回老家。”
  旅店大叔道:“说说你之前是做什么的?”
  季重乐不知从何处摸出一张扑克牌来,在手上令人眼花缭乱地快速翻动起来,
笑道:“这就不好意思说了,其实我是个职业赌徒。”
  旅店大叔微微皱眉道:“小赌怡情,大赌可未必能发家。”
  季重乐点点头道:“我知道,久赌必输嘛……所以我也早就收手了,打算找
个正经八百的工作呢。”
  旅店大叔问道:“有具体方向吗?”
  季重乐道:“我电脑技术不错,车开的也挺好,当网管或者司机都行。”
  旅店大叔眼前一亮,笑道:“巧了,我这房间闲的太多,正打算空出一半来
开间网吧……算你一股咋?”
  季重乐顿时一拍胸脯,豪气干云地道:“好!干了!”
  陈媛眼珠一转,赶紧叫道:“也算我一股吧!”
  旅店大叔晒道:“不带你——我又不差钱,是和重乐老弟投缘才带他一份,
什么带你啊?”
  陈媛拍桌道:“哎,大叔!你和季重乐才认识几天啊?我在你这住店的时间
可比他早,次数也比他多……怎么就不能带我?”
  旅店大叔指指桌子下面,笑嘻嘻道:“因为我俩这关系叫一眼连桥啊!”
  陈媛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,俏脸羞红道:“我呸!那我算什么?过河拆桥呗!”
  “哎呀,我怕了你了!”旅店大叔奈道:“那这吧,我和重乐老弟吃饱
喝足,也该运动运动了……陈媛你服从指挥,乖乖和思浓思雨一伺候我俩,让
我和老弟肏舒服了,就带你一个咋?”
  陈媛一想,今天这边是三女对二男,女方这边人数占优。再看思浓思雨这对
姐妹花的骚,肯定久经沙场,没准不用自己出马就把大叔和季重乐搞定了,至
少也不会再被肏的惨兮兮的,于是就咬牙答应下来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旅店老板付大叔、季重乐,陈媛和思浓思雨两姐妹,两男三女就在房间里宽
衣解带,淫戏起来。
  “老弟我跟你讲,这姐妹花的玩法和普通双飞可不一……”旅店大叔让思
浓思雨在床上一仰一趴成69姿势,挺起腰杆肏进下面思浓的艳屄里笑道:“哎,
上面的,给我老弟讲解讲解!”
  “什么上面的啊,大叔,人家是思雨啦!”思雨一边耸丰臀迎合季重乐抽
插,一边笑道:“再说,是姐姐在看,应该让我姐姐讲解才对嘛……”
  季重乐愕然道:“看什么啊?”
  “看你肏我妹妹呗!”思浓抬头伸出舌尖在季重乐的睾丸上舔了舔,吃吃笑
道:“重乐哥哥,你的大鸡巴就在我头顶进进出出呢!人家看的可清楚了……哎
呀,我们姐妹俩的身材一,我看你肏思雨,就能想到等会你肏我的感觉!”
  思雨咯咯笑道:“姐,我也能猜到付叔叔肏你的感觉呢……哦,哦,你可得
准备准备……重乐哥哥这鸡巴不光看大,插进来还老硬了……哎呦,每一下都
能顶子宫口……”
  思浓浪声叫道:“妹妹你快看,付叔叔多会玩,几下就找我的G 点了……
啊啊,干得我好舒服……”
  “别急浪,和你妹妹换位置!”旅店大叔在思浓屁股上“啪”地拍了一记,
让姐妹俩互换位置,改成肏思雨,这才笑道:“老弟,咱俩先把她俩身上的六个
洞都插一圈,互相熟悉熟悉。”
  思浓耸屁股套弄季重乐的大鸡巴,叫道:“对对对,付叔叔、重乐哥哥,
第一次陪你们肏屄,也不知道你们喜欢啥的……我先介绍介绍……我们姐妹俩
不但外形像,这阴道和屁眼的松紧干湿也基本一……你俩不用浪费时间,觉得
怎么肏我舒服,就怎么肏思雨……”
  陈媛一直在旁磨磨蹭蹭,此刻刚脱完衣服,闻言惊道:“什么?你们之前和
大叔不认识!”
  思雨笑道:“早就想认识大叔了,可惜总被别人抢走,一直没机会……嘻嘻,
幸亏今天正在玩手机,刚看到大叔的信息就回复了!”
  季重乐顿时被这话里的信息量惊住,匪夷所思地问道:“大叔,你确定咱这
是旅店不是洗浴中心或者什么会所?”
  陈媛也喃喃道:“一条信息……五分钟……两个陌生人?”
  思浓晒道:“少见多怪!你们不知道有多少骚货都排队等大叔肏吗?”
  “嗯……”旅店大叔打断她道:“重乐老弟、陈媛小妹妹……大叔这确实就
是家旅店,绝对不是什么邪教组织、卖淫窝点或者人贩子……至于思浓思雨她俩
说的话吧……呃,你们可以理解为有一群观念开放的行为表演爱好者。”
  “行为表演?性行为!”
  “确切的说,是性行为日常化……”付大叔沉吟道:“喜欢这种观念的人们
聚集在一起,组成了圈子。”
  陈媛恍然大悟,叫道:“我明白了——难怪刚才思浓说不喜欢双飞和4P,其
实,其实她喜欢的是把性交当成解闷一的,这种行为态度?”
  思浓咯咯笑道:“对嘛……钻进桌子下面挨肏又没多少快感,人家喜欢的就
是这件事本身!”
  季重乐大喜道:“呦,这个好!这个好……你们还有多少喜欢这的姐妹,
以后都叫来,我接待!”
  思雨一翻白眼道:“大哥,憋的难受要泄欲请找炮友!我们只喜欢付叔叔这
会肏会玩的,和你玩不到一块去!”
  “我操!”季重乐被拒大丢面子,奈道:“以前听说拔屌情,一直以为
是说我们男人……今天才知道女人也能这……”
  思浓回头娇笑道:“重乐哥哥,你的屌插在我这里呢,人家思雨当然对你
情啦……想要有情的你应该找我啊!”
  季重乐喜道:“那你给我介绍妹子?”
  思浓摇头道:“圈里有规定的,我可没资格给你介绍妹子……不过我和思雨
已经被你肏过了,以后倒是可以过来陪你……只要你身体吃得消,我俩可以每天
都过来让你随便肏哦!”
  季重乐赶紧道:“也好也好,那等会加微信……”
  说话间旅店大叔忽然离开思雨,笑道:“老弟,你肏她屁眼,给我倒个地方!
思浓思雨陪咱们玩半天了,咱俩还没谢谢她们呢……老哥先来,等会我累了就
换你在上面,先狠狠肏她俩一顿。”
  季重乐把思浓抱到身上,顶进她的屁眼,笑道:“大叔,你这答谢方式太和
我心意了——咱俩走起!”
  “等等!”思浓大叫一声,伸腿盘住旅店大叔的后腰,问道:“付叔叔刚才
都说我们是性行为表演爱好者啦,这没有观众怎么表演啊?”
  思雨已经拉陈媛一左一右来到思浓两侧,笑道:“姐,观众来啦——请开
始你的表演!”
  思浓立刻来了精神,主动轻抬腰肢迎合两根鸡巴,浪声叫道:“各位观众,
现在请欣赏思浓思雨姐妹为您带来的性交表演……”
  思雨立刻不悦道:“姐,你表演就表演,带上我干啥啊?”
  思浓继续道:“表演内容是我们姐妹被两位刚刚认识的陌生男性玩弄并轮奸,
现在上场的是姐姐思浓……就在刚才,两位男性已经用他们的鸡巴玩弄过我和妹
妹思雨,进行了初步热身……啊,现在他们已经进入兴奋状态,开始对我展开正
式的轮奸啦!”
  陈媛听得满脸通红,眼睛一直盯旅店大叔和季重乐的大鸡巴在思浓体内
狠狠抽插,肏的噗噗有声,骚水飞溅,忍不住啐道:“这哪儿是轮奸?分明是一
起上!”
  思浓媚眼如丝,忘情地浪叫道:“为了让我尽快达到高潮,两位陌生男性采
取了双插俩打一的方式,同时肏我的阴道和屁眼……嗷,两根大鸡巴一起,给
我带来双倍的快感……好厉害啊!”
  思雨俯身揉思浓的双乳,问道:“姐姐,姐姐,你叫得好浪啊!还有吗?”
  “有,你看——”思浓猛然抬起上身,大开雪白的双腿,腿部的每一丝肌肉
都在两根鸡巴肏弄中剧烈颤动起来,两颗奶子来回乱晃,股股爱液从骚屄里狂涌
而出,叫道:“姐姐不光叫的浪,啊,啊……你们看看,姐姐下面……浪不浪?”
  陈媛和思雨异口同声笑道:“姐、姐、真、浪、呀!”
  旅店大叔翻身下马道:“不行,叔叔得歇会……你这小丫头浪太大,容易翻
船!我看重乐老弟和我都不用使劲,让你自己浪就了……”
  思浓也起身趴到旅店大叔身上,坐套住他的鸡巴嫣然道:“哎呀,叔你不早
说……我还以为你们更喜欢自己上呢!”
  季重乐掐腰站在思浓身后将鸡巴挺进去,笑道:“自己上是肯定的,我还
没进步到看别人上也能兴奋的程度……不过这自己上和自己动是两回事啊。”
  思浓调整姿势,浑圆的屁股蛋好像划船一飞快套弄两根鸡巴,说道:
“对对,我自己动……啊,你们挺鸡巴享受就行了!”
  旅店大叔懒洋洋晒道:“这算什么享受,不就是很普通的娱乐活动嘛。”
  思浓愈发卖力地耸动起来,半晌后娇躯一软、胯下开闸,骚水犹如泉涌般流
出骚穴,笑道:“不行,没劲了……大叔、重乐哥哥,你俩想换人还是接干?”
  “换人,快换人!”思浓已经急不可耐地跪到姐姐身边,把那小屁股高高撅
起来,好像小狗一摇晃,叫道:“请大家欣赏妹妹思雨的挨肏表演……两根
刚刚在我姐姐体内肏过的大鸡巴即将插入我的身体里,进行找不同……啊,重乐
哥哥进来了,请问你感觉我的屁眼和姐姐比起来有什么区别?”
  季重乐挺起腰杆抽插思雨的屁眼,笑道:“思雨,你们姐俩还真像……除
了比你姐姐燥点,肏起来一模一啊?”
  思雨抬高屁股让身下的旅店大叔插入骚屄,嘻嘻笑道:“你再肏几下,等我
直肠里的肠油分泌出来,那就真的一模一啦!”
  旅店大叔顶鸡巴笑道:“确实,这松紧干湿基本都一,倒是两个好靶子。”
  “哎呀,让大叔发现了!”思雨一吐舌头,可爱地叫道:“圈里的朋友们总
用我和姐姐打靶,气死人了!”
  季重乐愕然道:“怎么打靶?”
  “就是比赛谁的枪法好啊!”思浓软若骨地爬过来,咯咯笑道:“很多男
人啊,都觉得自己厉害,不过肏屄这事呢……客观因素太多,正好我们姐俩的身
材体质都一,一人肏一个,比较起来更公平啊。”
  思雨嗔道:“可不是嘛……人家明明三个洞都可以用哒,天天被打靶……搞
的我都快忘了被两根鸡巴一起肏的感觉啦……”
  季重乐听得跃跃欲试,奈何看了看隔思雨的旅店大叔,年纪大小和鸡巴大
小都不在一个段位,比较起来未免胜之不武,不由失望摇头。
  旅店大叔仿佛知道季重乐在想什么一,忍不住骂道:“呵呵,你小子这眼
神真藏不住事——要不是思浓刚趴下,我非让你见识见识不可!”
  季重乐笑道:“行啊,下次比比?”
  旅店大叔晒道:“还用下次?大叔这次就让你服气……自己平时能干多久心
里有数吧?听大叔指挥,保你时间快感双翻倍,肏翻一床小骚货……思浓过来,
你重乐哥哥推推屁股!”
  陈媛本以为有思浓思雨姐妹垫底,应该不用自己出马才对。没想到旅店大叔
和季重乐似越战越勇,两杆大鸡巴上下翻飞,花百出,肏翻思浓之后一会功
夫又把思雨肏的嗷嗷浪叫,骚水喷了满床。
  “行了,给她俩留点体力,等会射精时候用。”旅店大叔翻身压住陈媛,笑
道:“观战半天,急坏了吧?让叔看看……哎呦,这水多得,都发河了!”
  陈媛顿时羞道:“你们搞的这么热闹,比看毛片都刺激……我又没毛病,能
不湿吗!大叔,咱打个商量……你们轮流上,别一起干我行吗?”
  “不行!”旅店大叔搂住陈媛一翻身,让她的屁眼朝上,笑眯眯道:“一个
人干你多没意思啊,我和重乐老弟一起干,没事还能唠唠嗑啥的……”
  陈媛惊呼一声,就被季重乐插入后庭,忍不住娇躯剧颤,嗔道:“你们这是
什么怪毛病啊!要唠嗑和我唠不行吗?”
  旅店大叔笑道:“行啊,你也像思浓思雨那表演一段……如果表演的好了,
我俩就轮流肏你。”
  陈媛深吸一口气,憋了半晌颓然道:“算了,你俩随便肏吧……反正我今天
也回不去寝室了……”
  “哎,这才乖嘛!来,大叔先送你次高潮……”
  “轻点……啊!啊!啊!啊!啊!啊!”
  陈媛几乎片刻就被肏翻了,被双插快感刺激的高潮不断、犹如过电般娇躯乱
颤,胯间骚水连绵不绝,觉得有点丢人,就好像小一学思浓思雨哼哼叫了
几声“叔叔好棒,重乐好厉害”等等,结果换了两次姿势就软趴下来。
  思浓思雨再次救场。
  季重乐按照旅店大叔的指挥,时而在上,时而在下,变换各种姿势,果然肏
的舒爽比。仔细回想发现旅店大叔每次提出更换姿势,都是自己一鼓作气、体
力将将耗尽之前。
  而且旅店大叔安排的新姿势都极为巧妙,或者是让他换个发力角度,或者就
能让季重乐恢复体力、缓解疲劳,大鸡巴在三女六个洞里抽插来去,肏的思浓思
雨陈媛高潮迭起,而季重乐竟然只觉舒爽、毫射精之意……
  据此计算,旅店大叔还真让季重乐这一炮的时间翻倍延长,如果不是体力终
究有限,还不知要肏上多久。
  射精之际,思浓思雨姐妹俩乖乖耸翘臀,娇声求欢,让旅店大叔和季重乐
各自锋,均是套内射,又让季重乐吃了一惊。
  之前和陈媛虽然也不常戴套,但大多体外射精或者是肛门射精,想要射进她
屄里千难万难,偶射一次都会被抱怨良久……没想到思浓思雨第一次见面,花
百出不说,连内射都仿佛天经地,甚至还要感谢自己一。
  瘫软如泥的陈媛也有感悟——同为女性,她能感受到思浓思雨被内射时候的
喜悦发自内心!是那种真心认可,觉得自己和男人通过辛辛苦苦的“耕耘劳动”
配合,最终取得成果的开心。
  但思浓思雨她们身上偏偏没有学校里那些绿茶婊、风尘女,人尽可夫的味
道……姐妹二人骚归骚、浪归浪,身上那种小家碧玉、大家闺秀的气质不是假的。
  陈媛隐隐觉得那是种自己暂时不能理解,有些向往的东西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事毕,思浓思雨不辞辛苦,夹屄里的精液就撅屁股为旅店大叔和季重乐
舔舐清理,仿佛两只小般把二人鸡巴舔的干干净净,然后才开始清理自身,互
相趴成“69”分食彼此屄口流出来的白浊液体。
  这一幕又是看的季重乐和陈媛心声感慨——关键不在于动作本身,而是二女
的态度自然而然,舔鸡巴、舔精液完全没有那种服侍讨好男人的表情,像做
理当如此的小事一。
  旅店大叔左拥右抱带姐妹花离开房间,季重乐和陈媛两人疲惫不堪,匆匆
换过床单,就搂在床上相拥而眠。
  第二天一早,两人被“轰隆轰隆”的装修声音吵醒,发现旅店大叔还真是雷
厉风行、说干就干,居然已经开始改造房间,准备开网咖了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陈媛还没醒,季重乐穿好衣服走出房间,只听“隆隆”之声愈发震耳。赶紧
来到前台,就看旅店大叔正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吃早点。
  “老板,你还真是精力旺盛啊!开工怎么不跟我商量下呢?”季重乐招呼一
声,接过递来的包子咬了几口咽进肚子,笑道:“这网吧改造没必要大动干戈啊,
每间房里加几根网线不就得了嘛!”
  旅店大叔笑道:“要么不做,要做就弄得好一点……现在网咖行业不景气,
就算守大学城也得有点特色才行啊。”
  季重乐耸耸肩,所谓地道:“反正你出大头,要赔也是你赔的多……不过
这一来,你这旅店的生意可就要受影响了。”
  旅店大叔晒道:“其实没多大影响……你以为有几个人像你一,来这里只
是为了睡觉的?”
  季重乐奈道:“就算不睡觉,打炮时候周围叮叮咣咣的也影响情绪啊!”
  旅店大叔手一挥,张开手掌道:“等会贴告,装修期间五折!嗯,好像有
点多,那就价格不变,时长翻倍好了……以后你住两天只收一天的钱。”
  季重乐想了想,不由汗颜道:“老板你真会做生意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回到房间,陈媛也醒了,季重乐把外面的状和旅店大叔的优惠政策一说。
  陈媛顿时赞道:“看似半价,其实来开房这人根本用不了这么长时间,大
叔这五折惠而不费,里子面子都有了……厉害!”
  季重乐愁眉苦脸道:“可就苦了我——刚说完要合伙做生意,房租还打了五
折,想搬出去都不好意思!每天听这轰轰烈烈的动静,还得给人拿钱。”
  “你这脑子比大叔差远了……这才几天啊?我给你数数你让他坑了多少?”
  陈媛咯咯笑扳起手指,一件一件开始说起来:“棺材本拿出来跟人家合作,
占多少股份没谈吧?你的人力、经验和技术算不算股份?”
  “然后既然合伙了,这旅店也算有你一份,住店还花钱?怎么一个半价就把
你打发了?”
  陈媛扳起第三根手指,俏脸一红道:“还有我——人家就算不是你女朋友,
好歹也是你先认识的炮友吧?结果他说干就干,用起我来招呼都不打,敢情你辛
辛苦苦泡来的妹子就是给他准备的?”
  季重乐小声道:“一共就两次啊,而且他不都先和你商量了嘛……再说,我
也没泡你……”
  陈媛顿时不悦,瞪眼道:“没泡那就是奸啦——走,跟我去派出所!”
  “大姐我错了!”
  “哼,道歉有用的话,要警察干什么?”
  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  “我想想啊……我得去上课了。”陈媛看了眼表,板脸道:“罚你在15分
钟内把我干出两次高潮,而且——不许射!”
  “啊?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