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作者:Huiasd
  日期:2020/12/10
  首发:Huiasd(恢恢)书友圈huiasd.com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第三章
  季重乐十足卖力,总算把陈媛小祖宗伺候到舒舒服服的满意离去,自己被半
吊天的不上不下,挺鸡巴躺在床上发呆。
  “老弟,没事我看会店……”忽然房门响起,旅店大叔推门而入道:“靠,
你小子咋这了!”
  季重乐奈道:“陈媛急上课,干到一半就跑了。”
  “那又巧了!门口有个骚货,便宜你了……”旅店大叔笑道:“你和她干一
炮吧。”
  季重乐奇道:“又是你说的那个什么‘性行为爱好者’?一大早就送上门啦!
老板,你这一天天的这么干,身体受得了吗?”
  旅店大叔笑道:“我的干法和你们不太一……”
  “怎么不一?”
  “你知道,这个……人的爱好嘛,有些时候是很难理解的……有些骚货呢,
很想体验一下被陌生男人肏的感觉,但又不敢真的去大街上随便拉个男人就脱裤
子……”旅店大叔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而这些爱好者们,比较信得过我……就会
把一些新朋友介绍过来。”
  季重乐匪夷所思地道:“介绍给你肏?”
  旅店大叔笑道:“所以关键是肏,至于射不射一炮倒所谓……你如果乐意
射呢,她们当然是欢迎;但如果像我一就是插进去玩几下,让她们体验体验陌
生人的感觉,也是可以的。”
  季重乐道:“这敢情好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  二人来到前台,就见一个身材火爆、童颜巨乳,气质很文静的短发小美眉
正低头玩手机。旅店大叔咳嗽一声,指季重乐道:“小妹妹,我现在有点忙,
你去陪他肏一炮吧……今天也不调教别的,你就当肉便器让他发泄一下就行。”
  短发美眉收起手机朝季重乐看一眼,轻轻点头语。
  季重乐欲火正浓,更是懒得废话,直接把短发美眉带回房间,三把两把脱光
衣服让她撅在床上,挺起大鸡巴就肏了进去,狠狠抽插起来。
  “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”短发美眉不爱说话,但十分配合,可性经验不算
很丰富,被肏了几下就前仰后合,撑不住架子,屁股晃得很不受力。
  季重乐只好让短发美眉改为仰躺,扛起她那双大长腿从正面压上去,这下算
是可以使劲狠肏了。顿时发觉她那粉红嫩屄又湿又紧,褶皱极多,让季重乐的
鸡巴大为舒服。
  “妹子,怎么称呼你啊?”
  “常娜。”
  “哎,常娜啊,你这屄可真不错……摩擦力、水还多……干起来挺舒服,
等会加个微信呗?”
  “嗯……”
  “你好像不太愿意说话啊?”
  “是。”
  “那……行吧,你要是受不了啦告诉我……”
  常娜轻轻“嗯”了声,才道:“你要觉得哪里不舒服也告诉我。”
  季重乐忍不住笑道:“你这妹子有意思,像个洋娃娃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就在这时,床头的电话忽然响起来,季重乐拿起手机一看,不禁笑道:“巧
了,找我这朋友也姓常,还是你一家子……喂?”
  歇斯底里的吼声立刻从听筒中传来,“乐哥!救命!我被孙大他们扣住了
——快来救我!”
  季重乐脸色微变,皱眉头一字一顿地道:“常海,老子早就告诉过你——
别、他、妈、赌、了!你既然不听,怎么还有脸找我?”
  常海急匆匆解释道:“乐哥,我没跟他们玩啊……我操,我就拍了几下捕鱼
机……本来已经赢了两万多……谁知道后面……”
  季重乐根本就懒得听下去,径自问道:“这次又欠多少?”
  常海苦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哥说要和你面谈……”
  “我操!原来是盯上我了?”季重乐冷笑一声,冷冷道:“你告诉大,我
这就过去找他!”
  狠狠挂掉电话,季重乐奈起身道:“美女,你也听见了,我朋友出点事。
人命关天……咱俩只能……”
  见常娜正用错愕而又诧异的目光望来,问道:“你是常海的朋友?”
  季重乐惊道:“呃,你俩不会真是一家子吧?”
  “我是他……表妹。”常娜抽出两张湿巾先擦拭下体,然后起身穿衣,平静
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  季重乐张了张嘴,一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,只好奈耸肩。
  两人出房间和旅店大叔打声招呼,后者听说这事浑不在意,只是饶有兴趣地
问了声用不用忙,而后便任由季重乐和常娜走了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西街这边距离大学城很近,但属于老城区,街道建筑相对陈旧。
  路窄巷深,古树参天。
  行人来往老者居多,步态悠闲,神情淡然。
  季重乐和常娜行走其间,仿佛有种被时光镌刻的味道。
  常娜走走,忽然忍不住驻足凝眸望一颗绿意盎然的路边大柳树,悠然
神往道:“这里好清净。”
  季重乐道:“因为人都在屋子里……走吧,去晚你表哥就有苦头吃了。”
  二人来到家游戏厅和棋牌室合营的门头,小店门脸不大,推开门就听一阵喧
嚣的电子音震耳欲聋,几台捕鱼机散落在前厅四角,剩下还有两排老式街机,
没有几位顾客。
  穿过游戏厅是棋牌室,房间里雾缭绕,几乎看不起人脸,有两桌老人各自
聚精会神地打麻将、斗地主,包房里隐隐还有麻将的声音传出来。
  “呦,来啦?哥在后面等你呢……”有位叼的麻脸子站起来,带季
重乐和常娜走出后门来到另一间屋子里,就见一桌人正在打扑克,有个被扒光衣
裤只剩条裤衩遮身的年轻人蹲在角落里低头不语,正是常海。
  “稀客,稀客,这不是咱们乐哥嘛!”有个光头男人看到季重乐和常娜,顿
时使劲吹了声口哨,邪笑道:“听说你离婚了,没想到这么快就找个新欢?咱
乐哥的魅力就是大啊!”
  常海抬头一看,惊道:“常娜,你怎么也来了?大哥,季重乐已经来啦…
…咱们不是说好的,他来你就放了我吗!”
  常娜冷冷扫了常海一眼,沉默不语。
  “美女有个性!”光头男人孙大色眯眯地先竖起拇指赞了常娜一声,随手
打个手势让人把衣服丢给常海,然后忽然神色一变,皮笑肉不笑地看季重乐说
道:“乐哥做事不讲究,赢了钱就消失,搞的大家都以为你出车祸了呢……这可
不像你的为人啊!”
  季重乐淡淡道:“怎么,哥这场子里是只许人输钱,不让人赢钱吗?”
  “哎!乐哥你这话埋汰人了,谁不知道我孙大的场子在西街里最地道!赌
的最公平,也最让人最放心……”孙大喋喋不休地吹嘘半晌,这才继续道:
“俗话说愿赌服输,你乐哥有本事从我这里赢钱,我孙大当然没有二话!”
  孙大语气一转,瞪眼拍桌子怒道:“问题是老子我还没服输呢!你小子
就跑了……怎么?哥想再输点钱,就这么难吗?”
  季重乐笑了笑道:“我要是不赌呢?”
  孙大指了指常海,冷冷道:“给我把这孙子按住,摘他一个肾还债!”
  常海脸色大变,喊道:“乐哥,救我!”
  季重乐皱眉道:“不就是欠债还钱的事么,他欠你多少?”
  孙大笑眯眯道:“不多,如果乐哥要替他还的话,零头我就不要了,给五
万块就行……哎,话还没说完呢!我还有条件!”
  季重乐从随身的背包里数出五捆钱拍在桌上,问道:“你还有什么条件?”
  “你必须再陪我赌一把!我孙大不是输不起的人,但我就是不服气输给你!”
孙大狠狠道:“今天你再赢,人和钱你可以一起带走!但如果你输了……老子
也不多要你的,还是这五万块,外加让她陪我睡一觉!”
  常海立刻大声道:“乐哥,答应他吧……你要是输了,钱我会还给你的。”
  季重乐看向被指的常娜,只见她依旧木表情,就好像孙大的要求完全
与自己关一,但身体还是朝自己这边靠了靠……季重乐就抑郁了。
  按理说常娜既然能送上门来让旅店大叔和季重乐这俩陌生男人肏,那为救自
己的表哥陪光头孙大睡一觉也该所谓——问题这事她不表态,季重乐不能替
她做主啊!好歹也是自己带过来的女人,如果答应下来不就成了龟公么!
  正犹豫间,常海已经又高声叫了起来:“常娜,你个骚货!还不我劝劝乐
哥,当心我把你的事情告诉家里!”
  常娜娇躯一颤,依旧咬嘴唇不语。
  季重乐叹道:“哥,我输了可以给你十万……但这女人不是我马子,我做
不了主……”
  常娜忽然打断他的话,冷冷问道:“如果我是你马子,你就能做主?”
  “那当然——呃,”季重乐顿了顿,斩钉截铁地道:“不能!”
  常娜严肃地盯季重乐点点头,认真道:“那我从现在开始就是你马子了,
我相信你不会输的,跟他赌吧。”说完想了想,低声道:“不用紧张……如果,
我是说如果你输了,我也……听你吩咐。”
  季重乐眨眨眼,开心地笑起来,抽出根叼在嘴上,把盒与打火机往随手
桌上一丢,大马金刀地坐到桌前,拍案道:“乖马子,过来坐在我旁边,给我把
点上——看我大杀四方!”
  常娜静静坐下,伸手从季重乐嘴上把轻轻拿过来自己叼住,抓起火机点燃
后又从自己嘴上把插回他的嘴角,动作轻柔,乖巧语。
  季重乐吐个眼圈,眼神突然锐利起来,盯孙大道:“赌什么?”
  孙大摸自己的光头想了想,猛然一拍手,指桌上散乱的扑克牌道:
“今天咱们玩得简单点……你我分别从桌上背的牌里每人抽一张比大小,A 最
大,同分就比黑红花片,纯粹看运气,一翻两瞪眼!咋,公平吧!”
  季重乐似笑非笑地道:“用这副牌?不太好吧……”
  孙大瞪眼道:“怎么,你怕我的牌上有记号?刚才老子可是在和兄弟们一
起玩的,难道我们自己玩牌还出老千!”
  此言一出,屋里众人果然纷纷怒视季重乐。
  季重乐赶紧摆手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刚才你们玩到一半,这牌虽然是扣
的……但大哥身为赌术高手,只怕早就把所有出过的牌都记在脑子里了吧?”
  孙大张了张嘴,有心说自己根本记不住牌,奈何又觉得太没面子,只好打
个哈哈,道:“哎呀,大意了……哪个谁,去换副新牌来!”
  “不用,不用!何必这么麻烦……重新洗洗牌不就得了……”季重乐一边说
话一边伸手将桌上的扑克收到手中,把牌面朝上的都翻过来,顺手洗了几把牌就
重新丢回桌上,问道:“哥要不要切牌?”
  “当然要切!给老子切6 张,六六大顺!”
  “没问题。”
  “再切八张,一路大发!”
  “好……”
  “再切9 张……”
  “哥!”
  “老子想起来了,刚才说记牌,你小子肯定是把好手!你还主动要洗牌,一
定有问题……”孙大洋洋得意地道:“所以我打算在抽牌之前,先切它个十次
二十次的,不行吗?”
  “这啊?行,不过也不用这么麻烦……”季重乐顺手把牌在桌上碾成一个
扇面,淡淡道:“哥觉得我知道牌,那换个人,让我马子来抽不就得了?”
  季重乐站起身退后两步,双手抱臂笑道:“我不碰牌,也不提示……让我马
子替我随便选一张,这总行吧?不就是比运气嘛!”
  “好,那我先抽!”孙大眼前一亮,赶紧从牌扇中取过一张,抓在掌中眼
角一瞄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把牌亮在桌上。
  红桃Q !
  孙大盯常娜眉开眼笑道:“刚说哥哥要走桃花运,这红桃皇后立刻送上
门来了……小妹妹,该你了!整副扑克54张牌,去掉大小鬼,还有9 张比我大,
可别说哥哥没给你机会哦!”
  常娜微微皱眉,有些不知所措地看桌面……不到六分之一的机会,每个人
都知道这种可能有多渺茫。
  围观众人不由都看常娜淫笑起来,有好事的干脆起哄叫道:“美女别抽牌
了,留点力气等会在床上用吧!”
  “哥威武,小弟这就给你开房去,春宵一刻值千金啊!”
  常娜犹豫将纤细的手指放到牌扇上空,始终难以落下,忽听身后季重乐那
轻松安稳的声音传来。
  “随便抽一张,不要看,放到我位置上就行。”
  “好!”常娜咬牙直接用手指压住一张牌,缓缓推到季重乐的方向,回头脆
声道:“选好了!”
  “谢谢,辛苦了。”季重乐点头微笑,回到桌前没有落座,只是伸出食指在
牌的背面点了点,居高临下地看孙大问道:“哥,如果这我都能赢,你
总没话说了吧?”
  “这你也能赢?那我当然没话说啦……”孙大瞪大眼睛,乐不可支地道:
“开牌吧!”
  “希望你说话算话。”季重乐没有开牌,伸手把桌面上的钱重新扫回包里,
拍拍常娜的香肩道:“马子,咱们走。”
  常娜起身跟季重乐朝门口走去。
  孙大勃然大怒,猛拍桌子道:“季重乐,你什么意思!”
  季重乐一手拎包、一手搂常娜的细腰,头也不回地道:“我开牌,怕你又
说我出老千……麻烦哥我翻下牌……”
  话音未落,孙大已经站起身将对面的扑克翻过来,目光一扫牌面,身体顿
时好像石化了似的僵在半空,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  季重乐脚步不停,自顾自地继续道:“看完牌,记得放了常海……哥要是
给面子,以后就别让他进来玩了!做事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……算我季重乐欠你
个人情。”
  几个被孙大挡住视线看不见牌面的喽啰怒道:“我操!你小子嚣张什么!
是不是找揍?”
  “别动!”孙大爆喝一声,缓缓坐下,颓然挥了挥手道:“让他走,顺便
把常海扔出去,以后不许他进来!”
  “我操!黑桃Q ?就他妈的大一点!”喽啰看清扑克,也是愣住,不由喃喃
道:“这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?”
  “这不是运气……”孙大低头喃喃道:“人家特意提醒咱‘做事留一线
’,这‘一线’不就是一点吗?”
  喽啰恍然怒道:“那他不还是出老千?肯定是偷偷藏牌了!”
  “那得藏多少张?”孙大摇摇头,道:“地方是咱们的,牌也是咱们的,
抽牌那女人明显是个新手……即便这,他能做到只比我大一点!这手法,简
直比直接抽出张黑桃A 来还可怕!”
  喽啰想了想道:“对啊,如果要恰好大一点的话,假如哥抽出张方块2 ,
他岂不是得准备整副牌?”
  “老子手气至于那么背吗?”孙大哼了一声,忽然冷静下来,晒道:“之
前看走眼了,没想到季重乐还是个高手中的高手!当这么多人的面出老千,
让人看不出破绽……”
  喽啰问道:“我去把他揪回来?”
  “不用了,咱们行有行规,看不破他的手法就等于人家没出千!做事留一线
……如果还不识好歹,人家回过头来赢钱谁能拦得住?”
  孙大目光闪动,冷冷道:“这个人情,我收下了!以后会让他还的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西街古巷,阳光明媚。
  季重乐和常娜并肩而行,男俊女靓,看的路人纷纷侧目。
  气氛有点尴尬,季重乐只好没话找话道:“刚才你了吧?”
  常娜摇头道:“没事,大不了挨顿肏. ”
  季重乐讪讪道:“你不是说你相信我吗?”
  常娜转过头来平静答道:“我相信你会保护我,但没觉得你一定会赢。”
  季重乐愕然道:“他们那么多人,就算我保护你也未必能护住啊!”
  “哦,那大不了挨顿肏. ”
  “呃……”
  气氛再次沉寂下来,两人正行进间,忽听身后传来气急败坏的叫声。
  “乐哥!常娜!你们等等我!”常海衣衫凌乱地追上来,边跑边惊慌地回头
张望,直到追上二人才放慢速度大口大口喘气,骂道:“狗日的,居然敢威
胁老子,说再去就打断腿!真以为老子是大的?”
  季重乐皱眉冷冷道:“你以为我不去的话,今天你这条腿还能保住?”
  常海变脸笑道:“哎呀,今天多亏乐哥!改天叫上胜哥,咱仨好好吃一顿,
我请客,一定好好谢谢你……”
  季重乐淡淡道:“别谢我,你以后别去孙大的场子送钱我就谢谢你了。”
  “不去!妈的,以后再也不去他那了!”常海断然答应,转头看常娜和颜
悦色地道:“娜娜,你和乐哥怎么认识的?”
  常娜冷冷道:“与你关。”
  常海脸色微变,疑惑地又朝季重乐望去。
  季重乐当然不能说你表妹是送上门来给我肏的炮友,只得岔开话题道:“常
海,我在旅店那边还有不少事……”
  “旅店!?”常海惊呼一声,恍然大悟般瞪常娜叫道:“你这骚货果然出
去卖了!我操——季重乐是你的嫖客?”
  季重乐皱眉道:“你他妈的胡说八道什么呢?谁嫖了!”
  常海所谓地道:“没事乐哥,这骚货我也肏过……你以后再想肏她找我就
行,根本不用给钱。”
  眼看常娜没有反驳,别人的家事,季重乐也不好插口,只得默然不语。
  常海伸手便拽常娜道:“你跟我回去,叔叔给你寄来的东西还在我家放呢。”
  “放手。”常娜甩开他,冷冷道:“我找到住的地方了,不需要再和你同居。”
  常海奇道:“你身上没钱又找不到工作,除了卖屄,谁会收留你?”
  “与你关。”
  “我操,你……”
  常海要动手打人被季重乐的目光冷冷瞪住,只得讪讪放下手,冷笑道:
“行,今天有乐哥在,我给你面子!常娜你等……你那木头一的屄,过几天
就被人玩腻了,丢出来的时候,别回来找我!”说完啐了口痰,转身就走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常海走远。
  季重乐悄悄转头望去,只见常娜孤伶伶站在原地,目光惨然中带点迷茫,
更多还是一股难以形容的倔与寒冷,忍不住问道:“他真是你表哥?”
  常娜点点头,又摇摇头道:“我们是一个村的……”
  季重乐顿时了然,很多农村里整个一村人都是同姓,就像张家村、李家村,
这种情下几户人家互相沾亲带故,甚至毫血缘关系也都表哥表妹的彼此称呼,
想来常海和常娜就是这种关系。
  两人来到路边的长椅坐下。
  常娜若其事地淡淡道:“家里孩子多……我就出来打工,没地方住,就给
常海肏屄抵房钱。”
  “这边工作很难找吗?”
  “我没成年。”
  “我操!”
  季重乐目瞪口呆地看了常娜半晌,怎么也法把她那36D 的火爆身材和“未
成年”三个字联系起来,心里一阵万马奔腾,猛然意识到另一个重点,惊道:
“你,那你到底几岁?”
  常娜白了他一眼,低下头继续道:“实在找不到工作,有个同村的姐姐建议
我卖屄赚钱,我没答应。”
  季重乐赶紧道:“可别答应……你还小,不应该这……呃……”话到半截,
想起自己虽然不是嫖客,肏起常娜来可也没客气,就说不下去了。
  常娜微微一笑,仿佛自言自语般继续道:“前几天有个阿姨告诉我,卖屄也
赚不了几个钱,可如果我能加入一个肏屄圈子,把肏屄当成交朋友……这些和我
一起肏过屄的男人女人就都会我。”
  季重乐顿时想起了旅店大叔所谓的“性行为表演爱好者”和“肏屄圈子”,
于是问道:“然后她就介绍你来旅店?”
  常娜摇摇头道:“没有,阿姨说我得先习惯让陌生男人肏,让大家都觉得满
意后才能引荐我加入……我本来以为她是个骗子的。”
  季重乐耸耸肩道:“换成是我也这想……那你为什么又答应了?”
  常娜低下头轻轻道:“反正回常海那里也是挨肏……换个男人而已,有什么
区别?这不就遇见你了吗!”
  季重乐顿时头大起来。
  常娜转身看季重乐,目光闪动,轻轻问道:“以后我给你当马子可以吗?”
  季重乐吱吱唔唔反问道:“你知道什么是马子么?”
  “在我老家那边,马子又叫虎子,是壶的谐音,就是男人小便的壶……”常
娜平静答道:“按照你们圈里的说法,应该就是精液便器。”
  季重乐不由汗如雨下道:“你误会了,其实我不是圈里人……而且我也头一
回听说马子原来是这解释的!”
  常娜微微一愣,黯然道:“难怪你和前几个不一……”
  季重乐愕然道:“怎么不一?”
  常娜想了想,答道:“感觉……他们是真把肏我的屄当作和我交朋友那,
而你,就是想发泄。”
  “这个……”
  “不行,我得回去找那位大叔——让他再肏我一顿。”
  常娜豁然起身,朝旅店走去。
  季重乐跟她在后面,心里百感交集,同时百思不得其解,想不通这“性行为
表演爱好者”和“肏屄圈子”的魔力究竟在哪?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“回来啦?事情摆平了吗?”
  回到旅店,一切如常。轰隆隆的装修声还在继续,旅店大叔依旧坐在柜台后
玩电脑,懒洋洋地朝两人招呼一声就低头接玩。
  “摆平了。”季重乐见常娜站在柜台前羞答答地不好意思开口,便主动替她
说道:“老板,这妹子还想和你肏一炮——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啊,最好先看看
她的身份证!”
  “看那玩意做啥?她又不是第一次……就算有事那也是先找你,然后才能找
我啊!”旅店大叔看二人笑呵呵地道:“再说没看见我这正忙嘛?小姑娘,
叔叔这一关就算你过了——谁介绍你过来的,就找谁去,让她接你安排。”
  常娜点点头,转身就走。
  “等等!”季重乐连忙拉住她,转头叫道:“老板!就这把一个家可归
的未成年少女推来推去,你们这组织也太不负责了吧!”
  旅店大叔一愣,皱眉道:“第一,我这不叫组织,就是些民间的闲散爱好者
偶聚聚而已。第二,我和这小姑娘根本不认识,怎么可能知道她的家庭情和
年龄呢?到底怎么回事,你具体说说!”
  季重乐立刻就把常娜的情说了遍,似笑非笑地道:“人家小姑娘就指望你
们忙脱离苦海呢,老板你打算怎么办?”
  “哦,是这么回事啊……简单。”旅店大叔放下鼠标,问道:“你叫常娜是
吧?会用电脑记账不?”
  常娜赶紧道:“会……老板。”
  旅店大叔点头笑道:“那我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就在这我看店打工,包吃
包住,每个月可以休息四天,再给你2000块钱工资,逢年过节可以加薪。”
  常娜问道:“那第二呢?”
  旅店大叔淡淡道:“第二就没有工资了,我负责特招你进圈子,还得把你调
教出来……你每天除了在我这里干活之外,还得随时随地听我的吩咐挨肏,给我
和我的朋友们当精液厕所……”
  季重乐愕然道:“老板,你这第二条是拿来数的吧?疯子才选它!”
  常娜考虑良久,才轻轻咬牙道:“弟弟还在等我寄钱回家……”
  旅店大叔立刻道:“哦,那是我考虑不周了……这,选第一条给你开3500,
第二条的话,也给你2000块。”
  话音刚落,常娜已经断然道:“那我选第二条!”
  季重乐呆若木鸡。
  旅店大叔叹了口气,站起身喃喃自语道:“唉,我可真会给自己找麻烦…
…这老胳膊老腿的还得调教小萝莉,身子骨吃不消啊!”说把客服电话的小牌
子放在柜台上,招手道:“还好有重乐老弟……走,咱俩先干这小姑娘一炮,看
看她成色咋……”
  常娜立刻默默跟在旅店大叔身后。朝房间走去。
  季重乐再次惊呆,直到旅店大叔不耐烦地回首招呼,这才快步跟上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三人打开个空闲的标准间,进房脱衣。
  旅店大叔毫不客气地捏住常娜的丰乳把玩起来,咂咂赞道:“哎呦,这小丫
头果然有料……再肏两年我看能涨到E 杯!”
  常娜“嗯”了一声,被揉的眯起眼睛。
  “你先跪下给我舔鸡巴,让重乐老弟从后面先肏吧。”旅店大叔泰然自若地
指挥起来,用手按住常娜的后脑控制节奏,笑道:“马子就是夜壶,这还真是自
古上千年的说法……亏你小子还是个大学生,都没人家农村来的小姑娘有学问!”
  季重乐站在常娜的丰臀后一边挺腰抽插一边汗颜道:“老板,其实我也只有
高中毕业,大学证书是买的……不过咱俩这,真的好吗?”
  “不好你还肏?欠收拾……”旅店大叔拍了拍常娜的肩膀,笑道:“娜娜,
以后叔要没安排,你就给我守季重乐,有空就让他肏你!”
  常娜一愣,因为一直在含旅店大叔的鸡巴上下点头,便只好“唔唔”两声,
表示听到了。
  季重乐顿时叫道:“老板,你这调教也太不负责啦!”
  “我还没说完呢。”旅店大叔笑眯眯地道:“但你俩注意,肏屄随便,但每
天最多只能让他射一次!然后每次肏进去最多五分钟,就要插在里面休息十分钟,
啥时候你们觉得这鸡巴在屄里插就像回家似的,啥时候才算完。”
  季重乐哀嚎道:“老板!大爷!你饶了我吧!”
  “换姿势……”旅店大叔听而不闻地伸手托起常娜的小下巴,笑道:“娜娜
上来,坐在叔鸡巴上,让重乐肏你屁眼。”
  常娜乖乖起身,动作有些僵硬地朝床上爬去。
  “怎么,没被双插过?”旅店大叔见状安慰道:“别紧张,叔先不动……你
就当季重乐一个人在肏你,等你习惯了,我再在下面给你加把劲。”
  常娜点点头“噗哧”一声沉腰套下,已经被季重乐肏到润滑水湿的小嫩屄紧
紧包住旅店大叔的鸡巴,齐根见底。
  “哎呦,名器呀!”旅店大叔顿时忘了先不动的说法,双手一抬常娜的细腰,
挺起腰杆就“噗哧噗哧”地向上狠顶起来,边肏边道:“这叫啥来的?春水玉壶?
比目鱼吻……唉,怎么想不起来了呢!”
  季重乐性欲正浓,也不管不顾地按住常娜丰臀,找准机会将大鸡巴怼进她的
嫩屁眼里抽插起来,笑道:“老板果然知识丰富……我就知道娜娜的屄不一般,
还真没看出是个名器。”
  常娜首次被双插,咬紧牙关承受几下,快感袭来,顿时全身酥麻,软趴趴地
伏在旅店大叔身上,忍不住娇吟道:“啊……好爽……叔叔,哥哥,你们好厉害!
我要高潮了!再快点!”
  旅店大叔狠狠一顶,肏的一股水箭从屄口喷射而出,笑道:“娜娜这体质还
真不错,挺适合当圈里人的……难怪要选第二条。”
  季重乐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娜娜,你能告诉我,你为什么选第二条吗?”
  常娜娇躯乱颤绷紧了四肢,半晌才喘气幽幽道:“第一,既然圈里人真的
我,那我就要做个圈里人回报大家。”
  “第二呢?”
  “肏屄的朋友,也是朋友……我真的想有几个朋友。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当晚,常娜就按照旅店大叔吩咐睡到季重乐房间里。
  小姑娘虽然不爱说话,但手脚还挺勤快,主动季重乐收拾房间、更换床
单,又洗了个澡才略显羞涩地钻进被窝里,不久便沉沉睡去……初次被双插,其
实旅店大叔和季重乐都没尽兴,但这种性爱度对小女生来说还是过了。
  季重乐贡出一条胳膊让常娜枕,另一只手轻轻拂过少女的肌肤,双眼望
屋顶的天花板……旅店大叔就是鸡贼!绕来绕去,好处他占了、感谢他领了,
人丢在自己屋里!
  虽说童颜巨乳的未成年炮友这事说起来挺爽,自己也怎么都不能说吃亏,但
莫名其妙就变成这算怎么回事?!
  酣睡中的常娜很不老实,是那种小孩子的睡姿,才让人感觉她真的很小。
  少女很干净,身上没有各种化妆品的味道,当然也没有所谓的“少女体香”,
就是纯纯粹粹的青春味道。她的皮肤虽然细腻,手掌略微粗糙,骨架也偏大,
应该是在家干农活的结果。
  常娜与男人发生关系的原因明显与前妻不同,她并不向往“被几个男人夹
肏的快乐”,但季重乐总觉得其中有某些联系……是自己暂时法理解,正在
寻找的东西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