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作者:Huiasd
日期:2020/12/25
首发:Huiasd(恢恢)书友圈huiasd.com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第五章
  孙长胜科班出身,论计算机技术比季重乐还要一些,干个网管是绰绰有余
的。至于和陌生女人上床这事——其实只要这女人没毛病,大多数正常男人也都
应该没问题。
  以季重乐这几天的经历看,旅店大叔安排的陌生女人条顺盘靓、均在水平线
往上,至少生理上肯定没毛病……至于心理上,“性行为表演”这种爱好究竟算
不算毛病就很难说了。
  所以季重乐和旅店大叔一说,觉得招个男网管应该没问题,反正旅店大叔只
要“能肏的”,没说“肏人”还是“被肏”!
  没想到旅店大叔皱眉头道:“圈里的资源,不是说谁想用就能用的!比
如我偷懒让你忙调教几个骚货,那也是先通过我,然后由我做出保才可以…
…真出了事情,我是要负责的。”
  季重乐笑嘻嘻道:“我的兄弟我自己心里有数,出了事我也负责。”
  “你想负责,也得有这个资格才行啊。”旅店大叔摇摇头,奈道:“也怪
我,没先告诉你规矩,直接让你先斩后奏了……把人叫来,正好你也一起听听。”
  季重乐耸耸肩,出门找孙长胜去了……虽说合伙做买卖,但以谁为主他还分
得清楚。不说旅店大叔不差他这点股份,就算季重乐自己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
在乎于两腿之间也。
  片刻之后,季孙二人来到旅店大叔面前,聆听训示。
  旅店大叔想了想,懒劲儿又犯,道:“规矩比较多,我琢磨咱还是现用现教
吧。先跟你俩说几点……第一,这不认识的陌生女人,见面就肯脱了裤子让你肏
……这事我不管你俩心里怎么理解,但至少说明人家信得咱吧?”
  季孙二人连连点头,道:“没错,这可是天大的信任了!”
  旅店大叔继续道:“这份信任其实是相互的,也包括许多东西,比如大家都
确信彼此的身体健康,不会传染性病、皮肤病;确认彼此不会纠缠不清,干扰到
对方的生活……”
  季重乐眉飞色舞地道:“我知道!只进入身体,不进入生活嘛……这句约炮
台词我太常见了!好几个群里成天喊……”
  旅店大叔摇头道:“不是这的,以后慢慢和你们说吧……总之你们俩从今
天开始,必须注意身体健康和个人卫生问题!而且还要定期检测,没问题吧?”
  季重乐点头道:“没问题。”
  旅店大叔又道:“至于每天上门这些骚货,你们可以我肏. 但也要注意她
们每个人的进度不一,有能双飞的、有能3P的,还有只能单独肏的……必须按
照我的要求来,不能自作主张迫人家上新玩法。”
  “行,听你的。”
  “还有娜娜……你俩可以肏,但规矩不变,每人每天最多内射一次!射过之
后还要肏,每次最多五分钟。”
  “那陈媛呢?”
  “陈媛随便,她也不归我管……你能摆平就行。”
  “好,一言为定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商议既定,二人出了门。打算采买一些生活用品,以后就在双福旅店常驻了。
  来到街上,孙长胜抽出根递给季重乐,点燃叼在嘴上,缓缓道:“这位付
大叔,不简单啊……”
  季重乐点点头,道:“你也看出来了?”
  孙长胜笑道:“我总觉得他看咱俩的眼神,就和我爷爷临死之前看我爹的眼
神差不多。”
  季重乐奇道:“我记得你爷爷挺厉害,给你爸留的家底挺厚吧?”
  孙长胜撇嘴,唏嘘叹道:“我家是我爷没了后才吃上官司的……老头心里明
白,他一走,我爹根本镇不住下面的牛鬼蛇神……家道就难免中落。这不没几年,
我都已经混成这熊了……”
  “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!风水轮流转,咱兄弟肯定还有起来的时候!”季重
乐安慰两句,岔开话题道:“不过你这比喻可不太好啊——你觉得付大叔看咱俩,
就像在看两个败家子?”
  孙长胜眉毛一扬,顿时来了精神,道:“没见过面的陌生女人,身材模都
不差,还天天换新人,主动送上门来让你肏——这事要不是亲身经历,你敢信?”
  季重乐耸耸肩道:“反正我是经历了,你觉得有什么问题?”
  孙长胜皱眉道:“就咱当年顶风都能尿十米的战斗力,在男人里妥妥排在
中上等,镇住这匿名送屄的陌生女人应该没问题吧?”
  “顶风尿十米?你以为你是谁!”季重乐失笑道:“这事大叔还真说过,性
能力方面不是重点,关键要让这些女人体验被陌生男性肏的感觉……不是说非得
把她们肏到爽翻天、高潮迭起。”
  孙长胜鄙夷道:“他那么一说,你就这么一听,认真可就输了!”
  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  “这些陌生女人,应该就是咱俩正式进入圈子的切入点——你想啊,她们都
是即将加入圈子的新人!只要咱把她肏服了、肏舒坦了,以后等她变成老人的时
候能不想咱们吗?”
  “那又怎么?这么多,你肏的过来吗?”
  “哈,到那个时候哥哥我就奇货可居,要看关系远近了!一日夫妻百日恩,
谁我多一些,就和谁好呗……所谓圈子圈子,说白了不就是关系人脉嘛!就算
他们这些人的爱好特殊,也还不就是个圈?”
  说到这里,季重乐闻言一懔,若有所悟。
  回到旅店,季重乐的房间有两张床,从创业角度当然是两人住在一起节省成
本,结果孙长胜指指常娜,笑道:“我睡觉打鼾,就不给你俩添堵了……想要一
起玩的时候再喊我吧。”
  季重乐这才醒觉,常娜现在是和自己睡的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当天下午,便有个需要调教的新骚货来报到,旅店大叔简单问了几句,也不
含糊,直接就喊来孙长胜,让他负责接待。
  事毕。
  孙长胜回到房间,看季重乐和常娜二人,兴奋地两眼放光道:“乐子,你
看见刚才那美女没?看见没!看见没!那叫一个前凸后翘腿子长,温柔体贴有一
套,刚刚进屋就脱光让老子干了一炮!”
  “淡定,淡定点,平均素质而已。”季重乐奈道:“你没整那些多余的,
肏人家还问东问西吧?”
  孙长胜赶紧道:“没有没有,我就夸了几句身材好、脸蛋漂亮啥的……”
  季重乐耸耸肩道:“你真有心情,我现在都是脱了裤子就干……”
  “所以你们俩的态度都有问题,又要辛苦我了……”旅店大叔不知何时出现
在门口,懒洋洋地倚门框,低头翻手机一边精打采地自言自语道:“是一
步到位,还是循序渐进呢?算了,先看谁有空再说……”
  季重乐见状喜道:“老板要教育我们啊?太好了!”
  孙长胜汗道:“乐子,我以前没发现你有受虐倾向啊!”
  季重乐已经和常娜一起整理房间,笑道:“你等吧,老板可是实景教学!”
  几分钟后,孙长胜看门口的王小燕和思浓思雨姐妹,顿时明白过,忍不住
口水都流下来了,瞪眼睛叫道:“老板,我太崇拜你了!”
  “少说废话,赶紧开整吧。”旅店大叔拉过王小燕,直接坐到床边就把她的
头按在裤裆上,开始指挥道:“小燕先叔叔提提神,思浓思雨忙脱衣服,娜
娜出去锁上前台,回来关好门然后回来撅好等叔叔肏你……”
  思浓思雨姐妹应声而动,咯咯娇笑伸出纤纤素手季重乐和孙长胜二人
宽衣解带,同时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。
  等常娜回到房间,就见姐妹花已经并肩躺在床上劈大白腿,被季孙二人肏
的嗷嗷叫唤了。
  “哎呀,老公你好棒!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猛,肏的好舒服啊!”
  “重乐哥哥加油,快使劲干我,一定要先把我干出高潮来,让你朋友见识见
识你的厉害啊!”
  孙长胜挺腰杆狠狠抽送,问道:“美女,你们俩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啊?”
  他身下的思浓吃吃笑道:“人家才不告诉你呢……你俩自己商量吧,先射出
来的就是姐夫,后射出来的就是妹夫!”
  “哎呦,看把你俩能耐的?来来来,胖子,换位!”季重乐闻言立刻怪叫一
声,起身抽出鸡巴和孙长胜换了位置,重新狠狠一插,笑道:“那我可得先肏肏
小姨子啦!”
  思浓嫣然浪叫道:“姐夫快肏吧……都说小姨子有姐夫半拉屁股嘛,咱今天
就提前分配……以后阴道归你,屁眼归老公……正好一人一半啊。”
  思雨也赶紧盘住孙长胜的后腰,叫道:“对对,姐夫快用力,人家也把阴道
留给你……让老公看你肏我,哎呦,将来还能替姐姐生呢!”
  四人正淫戏起劲,就听旅店大叔咳了一声,说道:“行了行了,思浓思雨你
俩收敛点,几天不见真是越来越骚了。”
  “哎呀,耽误大叔教学了!来来来,姐夫,咱们换个姿势玩……”思浓思雨
闻言各自收声,虽然正被季孙二男压在身下抽插肏弄,轻轻松松就脱身而出,
若其事地下床背对床沿跪下,摇晃翘臀回头叫道:“老公快来,既然要听
课,那必须端端正正坐直呀!”
  “上半身交给老师,下半身交给我们姐妹俩就好啦……”
  季孙二人坐好,就见常娜也已经脱光,正静静躺在另一张床上。
  王小燕不知何时也脱光了,正从背后抱旅店大叔一起压在常娜胯间,形成
标准的“开码头、推屁股”双飞姿势。一边旅店大叔使劲,一边转过头朝二
人开口淡淡说道:“我们这个圈子又叫肏屄圈子,核心理念是人与人之间的性行
为平淡化、日常化,不追求生理上的性快感,而是在自愿和不伤害身体的基础上,
用性行为本身代替日常的握手、寒暄……受这种理念影响,圈里人在性交期间的
外在表现形式更像是某种性行为表演。
  “比如说,认可这种观念的女性就会和同认可这一观念的男性在初次见面
的时候以性交代替问好……因为在我们眼中,性交和握手是一的。”
  季重乐目瞪口呆道:“我操……这事原来还有理念差别呢?”
  王小燕没有答话,只是继续说道:“乱伦、群交,类似思浓思雨的各种发骚
也是出于同的观念……打破常规性行为的伦理道德限制,更符合我们对性行为
日常化的实际需求。”
  这次换成孙长胜惊道:“美女,你们每天除了肏屄就没别的事了吗!”
  “日常化,只是指一种态度!”旅店大叔没好气地答道:“没有人会天天到
处找人握手,没完没了的说话唠嗑……就像你俩也不能一根接一根的抽一。”
  “老板别生气,胖子他就是一瓜皮!”季重乐赶紧道:“我明白的,你让我
肏常娜不许超过五分钟,其实就是锻炼我俩适应这个日常化,对吧!”
  “对。”王小燕板脸冷冷道:“新人想加入圈子的首要条件,就是认可圈
子的理念!所以在和陌生人性交这方面心态过关不难……反而是生理上,适应这
种日常化行为需要时间。”
  “呃……”
  季重乐和孙长胜面面相觑,半晌才讪讪道:“那个,老板……我俩也没经历
过什么心态考验啊?”
  旅店大叔淡淡道:“圈里现在男女比例偏的严重,所以算是先上车后补票吧。”
  季孙二人连忙表态道:“老板放心,我们一定好好学习,把票补上!”
  旅店大叔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  王小燕奈,只好继续替他讲解道:“新人就算认可圈子的观念,通常也需
要一个考察适应的过程,以女性为例,要循序渐进经历陌生人性交、双飞、3P、
双插、乱伦,确定没有问题后,就可以参加圈子里的群交活动了。”
  “等一下,咱们现在不就是群交么!”季重乐脸色微变,问道:“还有乱伦
又是怎么回事,新成员都是全家加入的?”
  “哦……我都没注意咱们现在算群交?好像是算哈……”王小燕若其事地
继续道:“至于乱伦,放心吧——圈子不会迫你回家去肏你妈!”
  孙长胜勃然大怒道:“操你妈!你怎么说话呢!”
  “哎呀,哎呀!”他胯下的思雨嘤咛一声,双腿直颤,嗔道:“姐夫,你想
肏谁妈就去肏,别拿人家的小嫩屄撒气啊!要不你用鸡巴捅死我算了!”
  思浓则笑嘻嘻地道:“妹妹呀,忍了吧……圈里想肏小燕姐她妈的男人太多,
排都排不上你这临时姐夫,他也就能拿你撒撒气啦。”
  二女一打岔,气氛缓和下来。
  季重乐忍不住晒道:“这还真看出圈子的好处了——鸡巴插在屄里,还真没
法抡拳头!换成正常情有人叫我回家肏我妈试试?”
  王小燕微微皱眉,欲言又止。
  旅店大叔奈起身放开常娜,又转过身压在王小燕身上插入进去活动起来,
想了想才缓缓正色说道:“自愿,是圈里人交往的基础……小燕说的乱伦是
上的,没有人要求你和你的家人发生关系!但是——圈子里有很多母女、母子、
父女、父子等等血亲关系,你们以后经常会遇到,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  季重乐顿时愣住了。
  孙长胜吸了口气,迟疑问道:“老板,我是不是听错了还是理解错什么东西
了……你刚才说,有很多母女?呃,还有母子?”
  旅店大叔淡淡道:“你们想要的话,我现在就可以叫来几对。”
  “要!”
  “不要!”
  截然不如的答案从孙长胜和季重乐口中响起。
  哥俩对视一眼,孙长胜耸耸肩道:“乐子不要就算了。”
  季重乐改口道:“大圣想要,那就叫来吧。”
  “还是等你俩统一口径再说……”旅店大叔意味深长地道:“这母女花叫来
可不是用眼睛看的。”
  季重乐点点头心潮起伏,没有表露出来,只是顺势岔开话题笑道:“小燕
姐,刚才说到参加群交活动,和咱们现在有啥不一吗?”
  王小燕晒道:“咱们现在?不就是正常的聊天唠嗑吗?连娱乐都算不上……
圈里人没有双插轮奸加内射,也能叫肏屄?”
  季重乐奇道:“那应该叫啥?”
  王小燕也被问楞了,想了半晌有些不耐烦地道:“不知道,爱叫啥叫啥!”
  “我来说吧……”旅店大叔奈道:“因为把普通性交视为日常生活的一部
分,所以圈里人习惯把相对激烈的多人群交和日常性交区分开——只有满足一定
条件才算肏屄,而像咱们这就属于日常行为。”
  孙长胜笑道:“不就是双插轮奸加内射嘛,简单!美女们,谁想试试?”
  思浓思雨齐齐耸屁股,腻声叫道:“老公/ 姐夫,我要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房间里,培训继续。
  思浓坐在季重乐身上用屁眼套住他的大鸡巴,躺到他胸膛上把两条雪白的美
腿朝外劈开,美滋滋地低头等孙长胜用鸡巴插进她的骚屄里。
  思雨在旁笑嘻嘻地拍手叫道:“姐姐不要脸咯……让两个男人一起肏,看你
还能不能分清谁是我姐夫?”
  思浓耸娇躯反问道:“好妹妹,你想让他俩谁当你姐夫啊?”
  思雨伏在姐姐腹部,低头认真打量,道:“哎呀,这可难选了……重乐哥
哥鸡巴大,可胖哥哥似乎更猛一点呢……姐呀,他俩谁肏的你更舒服啊?”
  思浓皱皱小鼻子,晒道:“我才不说呢!说这个多得罪人呐……再说咱们姐
妹也不是过来找老公的,关键不是认识新朋友嘛……啊,你看,这新朋友见了面,
一起肏肏屄,大家交流交流体液,有啥舒服不舒服的!”
  思雨连连点头道:“姐你说的对,这朋友可比姐夫多了!不但见面就能拿
大鸡巴肏咱,而且还可以和老朋友一起肏、轮流肏,又轻松又自在,真好……”
  旅店大叔懒洋洋地躺在旁边,扶常娜的腰肢让她女上位自己动,开始继续
教学道:“你们俩现在的任务呢,就是那些新加入或者还没确定要不要加入的
骚货们体验生活……需要让她们感觉,被圈里的男人肏了一顿就像和新认识的朋
友握握手一。”
  孙长胜想了想叫道:“懂了,就是不远不近,别把这事当回事……这屄呀,
想怎么肏就怎么肏,反正大伙就是玩儿!”
  思浓立刻不悦道:“哼!胖哥哥,初次见面人家就让你随便肏了……本来是
想和你交个朋友……原来你是在玩人家!不开心……咱俩有这么熟吗?哼哼!起
码也得把精液射进人家肚肚里三五次,才有资格玩人家嘛!”
  孙长胜挺起腰杆狠狠怼思浓的艳屄,嘿嘿怪笑道:“才三五次,妹妹这要
求太低了……哥哥我今天就满足你……”
  思浓故作惊慌道:“哎呀,这么厉害!那人家就让你玩玩吧……”
  思雨赶紧叫道:“还有我,还有我……人家也要胖哥哥的小蝌蚪!”
  孙长胜哈哈笑道:“没问题,都有,都有!”
  季重乐闻言骂道:“大圣,你以为胯下那根肉做的棍是孙猴那根金箍棒啊!”
  孙长胜笑嘻嘻道:“怎么就不是了——他姓孙,我也姓孙,他那根能长能短、
能大能小,我这根也是能长能短、能大能小!对不对啊,美女?”
  思浓浪声叫道:“对对对,而且还都能治水呢……胖哥哥把这金箍棒插在我
的屄里一顶,让出水就出水,可厉害啦……哎呦,你看,这水……嗯,这水哗哗
的就来了呢……”
  季重乐懒得插话,扭头问道:“老板,胖子刚才说的对吗?”
  旅店大叔摇摇头,道:“接近,但不对……你是怎么认为的?”
  季重乐道:“我刚才想了想,觉得不把这事当回事是不对的!就算握手,那
也不能见人就握,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吧?”
  旅店大叔笑道:“所以……”
  “所以,还是要当回事的……”季重乐顿了顿,继续道:“就当成一件普普
通通的日常小事,这才对!”
  孙长胜晒道:“乐子,朋友握个手,谁会当回事?咱俩说的有区别吗!”
  季重乐道:“陌生人可没有见面就握手的……你所谓,有些人未必。”
  孙长胜奈道:“那行吧,算我错了——形容不严谨。”
  旅店大叔道:“总之你们明白了就行……以后尽量根据不同进度,给这些新
人一些促进……比如刚开始入门的骚货,不用跟她废话,就让她感受下陌生人的
鸡巴就完事了。”
  孙长胜恍然道:“老板,你是说今天那妞吧?下次我一定注意,就当自己是
根按摩棒,保证不多嘴了!”
  “不是不能说话,关键要分人……”旅店大叔摇摇头道:“还是用握手举例
子,有些人很内向,面对陌生人连话都不敢说,你去握手,她没准得转身就跑
了。圈里的女性也一,性观念开放不等于性格开放……”
  孙长胜挠挠头。
  季重乐若有所悟。
  常娜咬咬嘴唇,低下头问道:“叔,那习惯了这些之后呢?”
  “哎,你看我这脑子,一直肏娜娜的屄,反倒把她给忘了!”旅店大叔皱
眉想了想道:“娜娜这性子就有些内向,挨肏时候也不知道叫个床、发个骚啥的
给人助助兴,看来只能走技术路线了……小燕,交给你带她?”
  王小燕笑眯眯地道:“行,明天我先安排个测试。”
  教学进行到这里就算告一段落,旅店大叔掐住常娜的细腰一翻身将她压在胯
下,挺起鸡巴狠狠肏弄起来,笑道:“第一节课就到这啦,辛苦几位美女让我们
肏解闷,每人领两次高潮吧!”
  “好耶!”思浓思雨齐声欢呼,眉开眼笑地发起浪来。
  有王小燕助攻,季重乐和孙长胜自然肏了个尽兴。
  两杆大鸡巴纵横捭阖,杀得思浓思雨姐妹花骚水乱喷、溃不成军,求饶的叫
声响房间,最后双双69式抱在一起让季孙二人刺射精,彼此看男人将精液
注入对方体内,随后瘫软如泥。
  孙长胜抽出鸡巴得意笑道:“哎呀美女,咱不说好了三发么……快起来,
哥哥舔硬,咱们继续战斗!”
  思浓嘤咛一声,有气力地道:“哥哥我错了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再肏就肏
死了……哎呀,人家一点力气都没有了……先欠,下次继续给你射……”
  王小燕斜眼看来,似笑非笑地道:“孙大圣,要不我来试试你的定海神针?”
  孙长胜还想继续叫嚣,闻言连忙收声。之前他就没少听季重乐说起那些匪夷
所思的性技,今天算是见识了。好几次精液都肏到了龟头也能被王小燕硬生生地
挤回去,反过来想要榨汁还不是分分钟的事?
  旅店大叔在常娜屄里射了一发,有些疲惫地道:“就这吧,你俩要是没爽
透,可以让思浓思雨留下陪你们……”
  季重乐连忙摆手道:“爽透了,爽透了,大叔早点休息吧……思浓思雨也辛
苦了,想睡就在这睡,不想睡的话我护送她们回家。”
  思雨一愣,咯咯笑道:“哎呀,姐姐,重乐哥哥好温柔体贴啊……”
  思浓也笑道:“那当然,一回生,二回熟嘛……重乐都肏过咱们两次了,还
都是内射,可以算是正式的朋友了呢!”
  “对呀!”思雨喜道:“重乐哥哥,以后咱们就是朋友啦!欢迎你以后约我
和姐姐玩,肏屄泄欲还是打发时间解闷都可以的!”
  季重乐笑道:“行啊,那你俩没事也可以过来找我玩,我可以教你们打扑克
或者玩电脑。”
  “好,一言为定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第二天,王小燕果然来把常娜领走,也不知“测试”了什么,是直到第三
天傍晚才把人送回来。
  季重乐看常娜满脸疲惫、眼神发直恍恍惚惚,走起路来双腿发软的子,
一看就知道被人肏的不轻,不由忽觉有点心疼,忍不住道:“你这也太勉自己
了,受不了就赶紧求饶,实在不行不会把人从你身上踢下去么!”
  常娜微微一愣,想了想才认真问道:“被压,怎么踢?”
  “呃……”季重乐奈道:“我这就是个形容,不能踢还可以翻身啊!”
  常娜点点头,淡淡道:“翻过来,下面也有人。”
  季重乐也不知道怎么接话,只好道:“你快去睡一觉吧……”
  “刚睡醒。”
  “那……没事了……”
  “等等!”
  “怎么?”
  “常海说要请你吃饭。”
  “他又纠缠你了?!”
  “没……”
  “他明明有我的电话,非得通过你转告,不是纠缠是什么!也好,让大圣
收拾他……”
  季重乐冷笑一声,拉起常娜的手就去找孙长胜。
  说起常海和孙长胜的关系其实和季重乐与孙长胜很像,也是小时候曾经住
在一起,算是孙长胜身边的小跟班,后来举家搬迁到这边就断了联系……结果等
孙长胜过来不知怎么就碰上了。
  常海以为孙长胜还是当年的阔少爷,自然摆出小弟的姿态一顿巴结逢迎,马
屁震天响,把正逢家道中落人生低谷的孙长胜拍的晕头转向,顿时把常海引为知
己、相逢恨晚。
  所谓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”,孙长胜就算家道中落也比常海这种农村小混子
很多,“他乡遇故知”后自然要照顾小老弟一番,花天酒地、纸醉金迷两年下
来,家底越来越空,依旧浑然不觉。
  等季重乐来到此地,自然很快就认识了孙长胜的这位“人生知己”,三人
“同在异乡为异客”,也就亲近起来。
  而常海早就发现孙长胜身上已经没什么油水,又听他吹嘘过兄弟的赌技了得,
立刻就把目标放在季重乐身上,想要学两手。
  季重乐碍于情面,也就带常海玩了几次,冷眼旁观几天便看出常海这人不
地道,隐晦地提醒几句也让孙长胜回过味来,渐渐就和常海疏远了。
  因为这层关系,季重乐不好出手收拾常海,只能让孙长胜自己教训这个小弟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“我操他妈,这小子这么不是东西!”孙长胜听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顿时
怒不可遏,骂道:“乡里乡亲的小妹妹来投奔,空房间给人住几天还要打炮收租?
妈逼的,有这好事怎么不想哥哥我!”
  “咳!”季重乐赶紧咳了一声。
  “哎呀,口误口误!我是说,这么缺德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!”孙长胜赶紧
改口,掏出电话一边拨号一边说道:“常娜你放心,我这就打电话骂他一顿,让
他以后再也不敢缠你……”
  季重乐淡淡道:“娜娜好像有些东西还在他那里……”
  孙长胜立刻拍胸脯道:“小事,我让他打包送过来——正好当面跟娜娜赔
道歉。”
  “别……”常娜脸色一白,道:“我不想见到他。”
  “哎呀,别怕!有哥哥在,他绝对不敢再动你一根手指头!不过既然你不想
见,那就让他发快递……”
  孙长胜大咧咧地把电话放在耳边,张口就大声骂道:“我肏你妈的常海——
老子的妞你也敢动!谁给你的胆子……什么?谁?我说常娜!你问哪个常娜?你
小子跟我装糊涂是不是……”
  季重乐刚听到孙长胜说的内容就觉不妙,已经来不及阻止。
  果然就见常娜的眼睛一黯,默默低下头去……
  熟悉的朋友都知道,孙长胜嘴里所谓“我的妞”通常就是指妓女,最起码也
是发生过关系的女性。而以他现在的身份状,正常环境下想和常娜发生关系也
只能是卖淫嫖娼关系……
  之前常海曾经想用“常娜卖淫”的理由威胁她,这下被阴差阳错地坐实了!
  但圈子显然不是正常环境,常娜也不希望家里人产生这种误会。
  “大圣,你还是让他把东西送过来吧!这小子要请咱们吃饭呢……”
  “啊?行……喂,常海,听说你要请我们吃饭?正好,赶紧把娜娜的东西都
给老子送过来!肏你妈的……”
  眼看常娜的头越来越低,季重乐只好先把常海叫过来再说,直接让孙长胜命
令他闭嘴估计不行——虽然是误会,偏偏还真有其事,解释起来只会越描越黑。
具体怎么解,还得另想办法。
  孙长胜发泄一通,放下电话就看常娜低头、季重乐板脸,不禁奇道:
“你俩这是怎么了?”
  季重乐叹了口气,道:“大圣,你以后说话真得注意点……人家常娜还是个
未成年的小姑娘,被你张口‘我的妞’闭口‘我的妞’这么一顿叫,这些话被传
到她家里怎么办?”
  孙长胜怔住,仔细看看常娜的神色,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,晒道:“我这是
欠扇哈!常娜你别心,等会常海过来我警告他,肯定不会乱说的!”
  季重乐冷冷道:“常海那大嘴巴,你信得过?”
  “这……”孙长胜皱眉想了想道:“他不也肏过常娜么?大不了鱼死网破,
他要敢说咱也说,把他欺负小老乡的事情传出去……”
  季重乐扶额道:“还是让我想办法吧……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