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作者:Huiasd
  日期:2021/01/08
  首发:Huiasd(恢恢)书友圈huiasd.com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第七章
  “再高点,再高点……再低点……不对,往左往左……胖子你真笨!”
  陈媛来到旅店就见那季重乐等人正在布置网吧,二话不说也挽上袖子忙乎起
来,擦拭桌椅、布置装饰、电脑连线,忙得不亦乐乎。再过一会就光指挥不干活
了,指手划脚,俨然一副总管做派。
  好在季重乐是已经被一任老婆荼毒教育过的大好青年,深知“维稳”的重要
性,常娜又是个不吱声的闷葫芦,只剩孙长胜孤掌难鸣,三人就被指挥的上蹿下
跳、团团乱转……
  总算布置停当,四人坐下喝饮料休息,对视发现彼此脸上身上黑一块、白一
块的,全都成了泥猴,不禁相顾大笑。
  陈媛喝饮料,狠狠在季重乐肩膀上拍了一记,斜眼看常娜笑道:“真不
意思,这么多天也不找我……敢情有了新欢,就忘了旧爱啊!”
  “找你干啥,闯红灯吗?”季重乐晒道:“你要不怕的话,哥哥我也没意见
啊……你们新欢旧爱一起上,看我不意思!”
  孙长胜立刻叫道:“带我一个,带我一个!”
  “滚,你谁呀?”陈媛一翻白眼,嫌弃道:“土肥圆,离姑奶奶远点——当
心我喊非啊!”
  孙长胜顿时急了,怒道:“操,哥哥我这么高大威武,哪里土肥圆了!”
  陈媛咯咯笑道:“知足吧,土肥圆好歹还是个中性词……学校里像你这的,
通常我们都叫矮穷矬!要不给你换换?”
  孙长胜愣了半天,颓然道:“那还是土肥圆吧。”
  陈媛转头问道:“大叔呢,怎么没见他?”
  季重乐耸耸肩道:“出去了,这几天动不动就没影,八成又去打炮了!”
  “切,你以为是你呢?成天就知道打炮!”陈媛哼了一声,拉起常娜的手笑
道:“妹妹,咱俩洗洗去,满身是灰脏死了……”
  孙长胜赶紧叫道:“一起一起,美女要不要鸳鸯戏水啊?”
  陈媛伸出纤细的中指朝后一竖,晃了晃,拉常娜匆匆离开了。
  孙长胜怅然若失。
  季重乐站起身笑道:“走哇,还等啥呢?”
  “干啥去?”
  “戏水啊!”
  “咋戏?你没看见那妹子在嫌弃我吗!”
  “你呀……活该单身……”
  季重乐奈摇头,转身就走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回到房间,就听浴室里水声哗哗、雾气腾腾,隐隐还有陈媛和常娜的窃窃私
语声音传来,两女应该已经洗上了。
  季重乐把衣服脱光甩在床上,一只手撸鸡巴,另一只手推开浴室门毫不犹
豫地就迈步闯了进去。
  “谁?!”陈媛惊呼一声,看清来人立刻叫道:“哎呀,季重乐……是你,
你耍流氓!”
  “谁耍流氓啦?”季重乐泰然自若地伸出左手搂过常娜亲了一记,右手按住
陈媛光滑的后背让她弯下腰,挺枪就刺,大咧咧笑道:“不是你约我来的吗?”
  “唔……流氓!你轻点!”陈媛下意识就提腰松腿,美屄一抬让季重乐干进
来,才开始娇吟道:“谁约你啦!”
  “咦?刚才你临走前不是朝我比划中指的吗!”
  “比中指怎么了!比中指就是约你?啊,啊……你还要不要脸!”
  “那我问你,比中指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啊……啊,中指的意思就是,就是干……”
  “对啊,我这不就来干你了嘛!”
  “淦……”陈媛使劲甩屁股怒道:“你这是胡搅蛮缠!你这是行骗炮!”
  “哎呀,不好意思,原来是我误会啦!”季重乐使劲挺腰杆,顶得陈媛前
仰后合,笑道:“没事没事,旧爱不行,咱还有新欢!娜娜撅……”
  “季,重,乐——你敢拔出去,姑奶奶就杀了你!”
  “不敢不敢,小的给姑奶奶请安……干……”
  “嗷嗷嗷……好棒!再快点……”
  陈媛憋了好几天欲火正旺,几下功夫就被干的骚水狂涌,屄口水流堪比头上
的淋浴喷头,不一会就软趴趴地站不住了,只好换成常娜接棒,二女反复轮换,
得空的便继续洗浴。
  三人在浴室里淫戏一阵,忽听外面传来声响。
  电视被人打开了,清亮的新闻联播朗读腔透门而入。
  陈媛正叫得起劲,这一刻戛然而止,回头不悦地看门外。
  “是胖子来了……这不好意思进来。”季重乐笑道:“常娜,你洗完了就
先出去陪陪他吧,我和陈媛一会再出去。”
  常娜点点头,顺手拽过一条浴巾擦拭身体走出浴室。
  “咱俩继续……”
  季重乐一挺腰,按住陈媛的丰臀继续肏弄起来。
  不一会,门外也传来了常娜的喘息娇吟声。
  陈媛娇躯一僵,悠悠问道:“她也是那个什么性行为表演爱好者吧?”
  季重乐道:“是呀,怎么了?”
  陈媛咬嘴唇问道:“那你们等会是不是又要群P 我?”
  季重乐吸了口气道:“你如果不愿意……”
  “我不愿意!”陈媛立刻噘嘴道:“什么呀!人家好好的女大学生,品
学兼优,连男朋友都没处过几个……被你搞成炮友就委屈了,什么还要陪你
玩行为表演呀!什么?”
  季重乐奈道:“你不愿意就……”
  “不行!”陈媛再次打断他的话,嗔道:“你得负责!我不管!反正你得接
耍流氓!就像刚才那,把人家不愿意弄成愿意……”
  “呃……”
  “反正老娘不愿意!”陈媛俏脸微红道:“完事不能让那死胖子笑话我!”
  “哦……这还不简单……”
  季重乐顿时了然。原来陈媛不是不愿意群P ,单纯是不喜欢孙长胜或者觉得
不好意思而已,当下伸手一抄她的双腿将人抬起来,大鸡巴从屁股下面顶住陈媛,
抱她一托一托地笑道:“咱俩这么出去就行了。”
  陈媛顿时一惊,随即明白过来叫道:“啊,啊……季重乐你又耍流氓……你
这我就跑不了(liao)了是不是!”
  “对啊!现在你不是愿意让我肏嘛,那我就肏你去行对接……”季重乐
乐呵呵地抱陈媛边走边问道:“咱俩和大叔肏的时候你咋没不愿意呢?”
  陈媛顿时怒道:“你们,你们给我不愿意的机会了吗?你俩那按倒就干的
都叫奸好不好!”
  “好好好……你搂我点,当心掉下去!”
  “哦……”
  好女不过百——陈媛显然符合“好女”标准,抱在怀里轻飘飘的绝对不足一
百斤,双手搂季重乐的脖子、双腿盘在他腰间,屁股凌空起伏套他的鸡巴上
上下下,顺畅比。
  本来以为孙长胜和常娜也在肏屄,出门一看把季重乐惊呆了,原来俩人竟
然在按摩。
  常娜赤身趴在床上,孙长胜虽然也脱光了,没有开肏,一双大手按住常娜
的后背推来推去,时不时便在她敏感部位揉上一把,于是便发生声娇吟来。
  陈媛感觉状不对,忍不住回头一看,噗哧笑出声来,叫道:“胖子,早知
你这么快完事,刚才姑奶奶就日行一善啦……”
  “我靠,老子根本没干好不好!”孙长胜勃然大怒道:“人家娜娜刚洗完,
我这身上全是土,一干她不就白洗了吗!”
  季重乐抱陈媛往床上一躺,手掌拍她的屁股蛋晒道:“你傻呀,衣服上
有土难道鸡巴上也有?赶紧过来双插,咱俩伺候完姑奶奶还得去收拾机房呢!”
  “不要啊!你身上有土……哦……啊!啊!啊!啊……”
  陈媛惊呼半声,屁眼就被孙长胜一枪掼入,剩下半声惊叫随即转为浪叫,被
两根大鸡巴上下夹攻的快感淹没了……
  一炮打完,陈媛又被干得惨兮兮的,不过也认识了孙长胜和常娜两位新朋友。
孙长胜知道陈媛不是圈里人后颇为遗憾,动辄便色迷迷地上去搭讪求欢,结果
被陈媛毫不客气地狠狠怼了几次,才算老实了。
  接下来几天,旅店大叔经常早出晚归、莫名消失,只是偶打电话安排圈
里新人来实习挨肏. 陈媛恢复每日打卡,迅速适应了和常娜一起被双飞、被轮插
的新节奏。不过没有季重乐在场的时候对孙长胜不假颜色,俨然一副把他当成
工具人的态度。
  孙长胜更加不以为意,主动把肏陌生骚货的任务接过大半,乐不思蜀。
  季重乐只好把更多时间用来看店,便经常在人少时候明目张胆地搂陈媛或
常娜在前台“插入静坐”,几次下来还真就习以为常了,长时间插不觉难受,
也算掌握个“新技能”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网咖开业,客似云来。
  大学城附近本来就是人潮集聚地,双福旅店的位置也好,再加上季重乐和孙
长胜都很了解年轻人需求——网吧整体的环境布置、硬件设施未必最贵最好,但
非常贴合大学生们的口味。
  而陈媛居然还是校内的学生会干部,振臂一呼,学长学弟、学姐学妹,从者
如云,又给网咖带来不少客源。
  季重乐给陈媛带来的学生们安排好座位,跑去看电脑上最新的营业数据,
忍不住赞道:“美女可以啊,号召力杠杠的!”
  “那你看看,咱是谁呀——”陈媛倚在季重乐的身上笑盈如花,乐道:“这
才多少人,追求姑奶奶的学长学弟都算上,能从校门口排到这里!”
  “牛逼!哎呀——那咱俩这么亲热,他们看见不能吃醋吧?”
  “不会……”陈媛伏在季重乐肩膀上,咯咯笑道:“舔狗嘛,这点自我修养
都没有,还当什么舔狗!”
  季重乐便拉陈媛坐到自己大腿上,继续问道:“那,这呢?”
  陈媛一惊,赶紧探头看看网吧里,发现根本没人注意这边,自得道:“哼,
姑奶奶被人又搂又抱的,他们连看一眼都不敢……”
  “那……这呢?”
  “呀!季重乐你作死,这么多人,摸我屁股!”
  “摸你算什么,我还要干你呢!”
  “啊,啊……重乐哥哥我错了,别在这……饶了我吧……”
  嬉闹片刻,陈媛忽然惊呼一声,俏脸绯红猛然夹紧双腿,死死按住季重乐
的双手不让他动了。
  “不是吧!”季重乐愕然道:“摸两把你就高潮了!?”
  “你才高潮了呢!”陈媛咬嘴道:“人家就是湿了,湿了而已!”
  季重乐奈问道:“那你先回房间,一会我过去干你?”
  陈媛眨眨眼睛,嗔道:“哼,季重乐你太坏了,人家本来还打算给你个惊喜
呢……你这弄我,不给你了!”
  季重乐耸耸肩道:“哦……我本来还打算好好干你一炮,既然没有惊喜,那
就不干了。”
  陈媛眉开眼笑问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好好干?”
  季重乐一指正在收银的常娜,道:“你开码头,常娜推屁股……”
  “切,没新意……”陈媛站起身,顺手抓过张宣传单挡住裤子后面,临走不
忘嘱咐道:“不许带常娜!”
  “哎,可是……”季重乐叫了一声,陈媛已经跑没影了,奈继续道:“可
是常娜和我住一起啊!”
  常娜转过头来淡淡道:“陈媛应该是要给你介绍新炮友……我看见她和那边
有个上网的学姐眉来眼去的……”
  “哪个?”
  “刚才站起来跟陈媛走了。”
  “呃……没看见啊!”
  “放心,挺漂亮的……”常娜低下头敲键盘继续道:“身材也不错。”
  “嗨,咱哥们最近干的美女还少哇?”孙长胜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,抓起桌
上的水杯就往嘴里灌,一边探头探脑问道:“在哪儿呢?我看看有没有我刚干完
的骚货漂亮?”
  季重乐笑骂道:“好啊,我们在这累死累活,你在屋里风流快活!”
  “乐子,你真没良心——大老板有命,咱能不去吗!”孙长胜喘粗气叫屈
道:“这妞干多了,我才发现也就那么回事……下次你去,我感觉自己快成不要
钱的鸭子了!”
  “我去就我去,鄙视你!”
  季重乐毫不犹豫地朝孙长胜竖起中指,转身找陈媛去了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回到房间,果然就见陈媛正和一位体态轻盈、容貌十分精致的美女坐在床上,
态度亲昵、有说有笑,那女生虽然身形稍显小巧,但脸蛋显得比陈媛成熟少许,
而两人的长相竟然有几分相似!
  “呀,你回来的真快!”陈媛搂美女站起身来,笑道:“来,给你介绍我
堂姐,陈静,舞蹈系的高材生——咋,看我表姐这身段牛逼不?”
  “你好……”
  季重乐打眼望去,就见陈静被搂的纤腰盈盈一握,简直细的不可思议,一
对雄涛涌的双峰浑圆挺拔不输常娜,在纤细腰肢的衬托下愈发醒目,尖脸樱唇、
波浪长发,仿佛全身上下都散发尤物的气息。
  唯有那双眼睛,冰冷沉寂、万事不关心,就像她的名字一。
  “你好。”
  陈静伸出手和季重乐握了握,小手柔软的仿佛一团棉花,抬眼注视他淡淡
道:“小媛喜欢你,想让我陪她和你双飞。”
  “呃……”
  这话太直接了,季重乐一时语,不知该怎么接。
  陈媛俏脸一红,嗔道:“堂姐你胡说什么!谁喜欢他了……人家是看你太寂
寞,孤枕难耐,给你分享个猛男解解馋好不好!”
  陈静若其事地继续道:“双飞所谓,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  她的气势太,季重乐只得弱弱道:“堂姐你问……”
  “你,是不是,圈里人?”
  “呃……”
  陈媛奇道:“咦?堂姐,你也知道那个什么性行为表演圈子啊!”
  “果然!”陈静柳眉一扬,厉声喝问道:“那你认不认识王尧?李佳?曲凯?”
  季重乐连连摇头,道:“大姐,我这才加入圈子没几天,还没出新手期呢…
…你说的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。你要找人的话,我可以托人你问问……”
  “不用!”陈静断然拒绝,咬嘴唇想了想,忽然盯季重乐道:“你退出
圈子,我就同意陈媛和你在一起……”
  “堂姐——”陈媛赶紧打断道:“我和重乐真的只是普通朋友!”
  陈静似笑非笑道:“能双飞的普通朋友?”
  陈媛脸一红,低下头讪讪道:“炮友不也是朋友嘛!”
  陈静转过头继续盯季重乐认真道:“你退出圈子,我和陈媛都给你当炮友。”
  季重乐叹了一声,奈道:“这位,陈静堂姐……我不知道圈里人怎么伤
你了,但打炮这事你情我愿,你不喜欢不做就是,何必人所难呢?”
  陈静皱起眉头冷冷道:“你说得对!如果咱们仨都你情我愿,打炮当然所
谓,双飞也可以所谓……但玩过之后你总要选一个吧?还是说等我们姐俩被你
玩腻了,人老珠黄之后你就换个新的?”
  “大姐,你这话扯得有点远,感觉咱俩不是一个频道的啊……”季重乐挠挠
头问道:“按照你的逻辑,就算我选了一个,剩下那个怎么办?”
  陈静愣住了。
  “堂姐,我算知道你为什么成天郁郁寡欢的了……”这次换成陈媛叹了口气,
近前挽住陈静的胳膊,晒道:“都啥年代了,怎么还有你这想不开的人呢……
咱这事和结婚过日子有关系么?”
  “怎么没关系?”
  “有什么关系?”
  “这……”
  陈媛扳手指数道:“结婚之后男女都在外面乱搞的,结婚之后干脆在家里
继续乱搞的,生完孩子干脆没有性生活的……新闻上有,咱俩身边也有,别说你
全都没看见过。”
  陈静怒道:“那都是个例!”
  “你确定?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陈静,其实我刚刚离婚还不到一个月,原因就是我妻子不忠,婚内出轨…
…但离婚是她提出来的。”
  季重乐走上前平静说道:“我不但接受她出轨,甚至愿意和其他男人一起干
她,满足她的欲望……可她还是觉得这不刺激,嫌弃我群交的经验不丰富,
不如其他男人干得爽……”
  陈静顿时皱眉道:“所以你就加入圈子了?”
  季重乐摇头道:“不是,圈子是偶然碰上的。我加入圈子也不是为了多干几
个女人或者练技术,单纯就是觉得这地方挺适合我的。”
  “怎么适合了?”
  “你看……”
  季重乐迈步上前,拉住陈媛的手把她带到床边,然后用一只手脱她的裤子,
另一只手掏出鸡巴撸了几下,挺枪便刺。
  陈媛全程配合,主动抬高屁股让季重乐插入进来,一炮到底,开始肏弄。
  季重乐耸腰杆,转头示意道:“男女之间,肏屄相处最轻松。一鸡巴干
进去,什么事都能有商有量……要不咱俩也试试?”
  陈静微微有些意动。
  “呸!陈静你别信他!”陈媛劈腿一边挨肏一边叫道:“季重乐可坏了,
每次都是先把我肏到迷迷糊糊的,然后就玩双飞、玩双插……昨天就带一个刚
认识的胖子把我肏了!”
  陈静顿时一懔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  季重乐笑道:“陈媛小骚货,玩过两次双插就上瘾了……那我必须满足她啊。”
  “你胡说,人家才没上瘾呢!”陈媛怒喝,随即小声解释道:“就是看在你
的面子,才让胖子插几下……”
  陈静若有所思,问道:“那我如果陪你双飞,你不能也叫人进来双插吧?”
  季重乐断然道:“不能,胖子刚射完——想插也插不了。”
  陈静语,默默宽衣解带,脱光了衣服。
  “哎呀,陈静你终于想开啦!”陈媛见状立刻伸手推季重乐喜道:“重乐
你快上她,我你推屁股……”
  季重乐扭头望去,见陈静一副手足措、不知如何是好的紧张子,不禁
奇道:“陈静,你怎么了?不会还是处女吧?”
  陈静不知想起什么有些愣神,半晌才摇摇头自嘲一笑,迈上床边躺平在陈媛
身边抬起腿劈开,侧头不看二人,小声道:“没事……我不是……我,我好几
年没做过了……你来吧。”
  季重乐地头看去,就见陈静的美屄微微开合间已经有露珠隐现,屄口阴唇稚
嫩、阴肉粉红晶,如果不是她自己确认不是处女,而且也没有看见处女膜还真
的可以当成处女看待……
  陈静等了半天没有动静,便将上半身抬起来,头探出双腿,双手撑在大腿前
面,身体弯曲成小写字母“r ”型,瞪季重乐羞道:“你看什么呢!”
  “靠,我一跳——你怎么这么软!”季重乐一惊,这才想起陈静好像还是
个舞蹈高材生,脑子里顿时浮想联翩,不由愣愣问道:“大姐,你这自慰的时候
连按摩棒都不用吧?”
  陈静也被问愣了,想了想才明白季重乐的意思是自己的舌头能舔到自己的屄
口,顿时咬牙切齿地道:“何止啊,我这你口交还不用你换位置呢——你要
不要试试?”
  “好啊好啊!”季重乐从陈媛身上拔出鸡巴,侧移一步按住陈静的肩膀不让
她动,挺起腰杆就狠狠地插了进去。
  “噗嗤”一声!
  “哦……你轻点!”陈静被肏的眼泪都出来了,低下头就能看见季重乐那又
粗又长的大鸡巴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,撑得阴唇一开一合、阴肉都被带出来了,
不禁叫道:“轻点轻点……都说我很久没挨肏了!你轻点……啊!”
  “哎呦,大姐你可真紧……这姿势真好,夹得我真舒服!”季重乐一边狠狠
抽插一边叫道:“对了,你自己也能看到,快看你这屄紧的都把我鸡巴勒出印儿
来了……”
  陈静挣扎两下发觉挣之不动,眼珠一转,腻声叫道:“对对对……太紧了不
好肏,快吧你的鸡巴插进我嘴里来,让我给你涂些口水……”
  季重乐嘿嘿笑道:“没事没事,陈静你的屄虽然紧,但水也挺多的……你看,
这哗哗的声音都出来了,咱等等就能提起速度来。”
  陈静嗔道:“哎呀,别等了……快给我舔舔,人家要舔嘛!”
  “行,给你……”季重乐抽出鸡巴,腰杆一挺往陈静嘴边送去,然后在她张
嘴狠狠咬合的瞬间猛然一缩,大鸡巴在空中划出条弧线重重砸回美屄里,哈哈笑
道:“小的,就知道你没安好心!陈媛——过来推屁股!”
  “来啦!”
  “哦哦哦,轻点……啊,重乐我错了……啊啊……轻……”
  季重乐和陈媛之间已经配合默契,一会功夫就干得陈静高潮迭起,骚水足足
喷起几尺高,不得不连声求饶,又主动摆出几个高难度羞耻姿势给季重乐涨姿势,
最后还出屁眼才算让他暂时休战,重新回到陈媛身上。
  不过这时季重乐也累的呛,便让陈媛女上位自己动。陈媛撅屁股起起伏
伏爽了阵也有些乏,非得让季重乐主动,结果季重乐跪在她胯间越插越慢,最后
索性懒洋洋地靠床头玩起手机来,陈媛见状干脆也取过手机翻看。
  两人下体相连,偶抽插几下,各自静静玩手机。
  陈静在旁忍不住晒道:“还说你不喜欢他……我要被人这玩,早就把他踹
到床底下去了!”
  季重乐奇道:“美女,你之前还一副板脸的冰块女王范……怎么被我肏过
一顿就像变个人似的呢!”
  “你才冰块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”
  陈静立即瞪眼怒道:“哪有你这约炮的?第一次见面就把人翻来覆去的奸,
又肏前面又肏后面,还逼人家做舞蹈动作……你太不尊重人了!就算花钱找小
姐也没有你这么折腾的吧,何,何我还是陈媛的姐姐!”
  “对对对,堂姐威武!”陈媛拍手叫好道:“我好好训训季重乐,坚不
许把豆包不当干粮,更不能把炮友使劲祸祸……”
  季重乐指指自己额头上的汗珠,道:“大姐,我刚才就差没累死在你肚皮上
了……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?你就算不领情也别翻脸啊!”
  陈静俏脸一红,嗔道:“那也是你自己愿意的!你们男人就是喜新厌旧!”
  季重乐苦脸道:“大姐,你这是开地图炮……圈里人到底怎么得罪你了?”
  陈静娇躯一僵,冷哼一声,把脸转过去不说话了。
  季重乐飞快大开微信,给陈媛发信息道:“你堂姐肯定和圈里人有故事啊!”
  陈媛立马回道:“嗯嗯,一看就是痴情女子负心男的故事,之前居然没注意,
等回去我仔细打听打听……”
  “圈里人这还怎么负心?最多就是想群P 你姐,她不肯,没好聚好散呗。”
  “不一定……你以为男人都像你一不要脸,摆明车马找炮友啊!更多的还
是感情骗子,心里想一套、嘴上说一套……”
  “呵呵,不以上床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。”
  “滚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歇息一会,季重乐恢复体力,正打算再伺候陈媛也爽出几次高潮,忽听门外
响起敲门声。
  是常娜,隔门问道:“乐哥,能进来吗?”
  季重乐看陈静没有反对,答道:“进来吧。”
  常娜推门而入,扫了床上三人一眼,径自道:“大叔回来了,说要给咱们讲
讲圈子的基本常识……叫你去听。”
  陈媛不等季重乐开口便叫道:“我也要听!我也要听!”
  陈静也豁然起身瞪圆眼睛,露出兴趣勃勃的表情来。
  常娜继续道:“大叔知道你这里有外人,特意让我转告一声——要听可以,
按规矩来。”
  陈媛眨眼问道:“什么规矩?”
  季重乐奈指指两人胯间,示意道:“你想好了,听的时候得被插,听完
还可能被轮……”
  “哎呀,你们真坏!”陈媛立刻起身跳下床,抡粉拳捶了季重乐一记,羞
道:“那堂姐别去了……我,我……反正都是熟人……我就再便宜你们一次。”
  “我也去,我可以让他插。”陈静也站起身指指季重乐,红眼睛仿佛要哭
一,咬住嘴唇道:“听完我就走,然后你们愿意怎么玩怎么玩,和我没关系。”
  “那你们别动了,我去叫他俩过来。”常娜转身走到门口停了停,回身指指
陈静提醒道:“你最好先让乐哥插上……”
  “对对对,姐你快和季重乐摆好姿势!”陈媛恍然急道:“大叔那人太不要
脸了,见谁干谁,扒你裤子就像要跟你握手一……我有好几回都是,莫名其妙
的就让他给肏了!”
  “我们圈里人本来就把这事当握手嘛……”旅店大叔笑眯眯地走进来,拉起
陈媛的小手笑招呼道:“媛媛怎么这么多天没过来,不想大叔啊?”
  陈媛奈道:“人家不是来例假了嘛,过来也干不了啥。”
  “瞧你说的,不能肏屄,不还有屁眼和嘴么?”旅店大叔拉陈媛坐下,笑
道:“再说咱是朋友,呆在一起舒服就行,也没人勉你啊!”
  “切!说得真好听……”陈媛鄙夷地狠狠一蹲屁股,嗔道:“你要没顺便插
进来,我差点就信了!”
  “哈哈,顺便,顺便。”
  旅店大叔掐陈媛的细腰上下轻抚,转头望坐在季重乐身上、十分紧张的
陈静笑了笑道:“小姑娘追新可以,好奇也没错,但有些事最好还是循序渐进…
…看你这么紧张,不适合听这堂课。不如改天让重乐先给你介绍介绍再……”
  “我接触过圈子!”陈静立刻打断,咬牙道:“很早就接触过!”
  旅店大叔微微皱眉问道:“然后呢?”
  陈静神色微黯,低头道:“然后联系就断了……”
  陈媛兴奋叫道:“堂姐,请说出你的故事!”
  陈静低头沉默片刻,缓缓讲述起来。
  原来她在早年上舞蹈学校的时候就接触过外校圈里人叫李佳,两人意外相识
成了朋友,然后陈静也像陈媛一糊里糊涂就被干了——而且还是双飞起步。
  但陈静比较传统,玩起来死活不愿意接受李佳以外的男人,最大让步也仅仅
是可以和相熟的女性在同一个房间里挨肏,但只能让李佳一个人插入(这段故事
详见《淫生系列之校淫声》)。
  如是玩了两个月,陈静被李佳频繁灌输“圈里人的生活观念”,态度也算有
所松动,只是没有表现出来;李佳也受了圈里朋友的笑话,便给陈静下了最后
通牒——下次见面,要么加入,要么分手。
  陈静羞答答想答应,但忽然病了一场休学几天,回到学校找不到人了!这
才惊觉每次都是李佳来找自己,整整两个月时间,俩人竟然没有互留联系方式…
…估计李佳以为自己逃避拒绝,索性从此不来了。
  而后陈静又处过几个男朋友,再也找不到和李佳一起时那种开心、兴奋又
放松的感觉,等考上大学后干脆就一直单身、不找了。
  直到前几天堂妹陈媛聊天时偶然说漏了嘴,便顺势央求陈静陪她朋友一起双
飞淫戏,又说了许多性爱趣事。陈静越听越耳熟,猛然发现——这不就是李佳当
年的圈子嘛?!
  听到这里,陈媛不禁先朝季重乐比了个赞,才向陈静说道:“堂姐,你傻
不傻,就算想找当年那人,也得回老家去找哇……隔几千里找初恋,靠谱吗!”
  陈静恢复安安静静的子淡淡道:“我就问问,没打算找。”
  旅店大叔轻叹一声道:“所以说加入圈子首先就要认可圈里人的观念……活
儿不好可以练,身体不适应可以慢慢习惯,唯有观念东西是很难改的……那个
李佳肯给你两个多月时间,已经算是足有耐心了……”
  陈媛立刻替堂姐鸣不平,冷笑道:“才两个月而已,正常处对象可能连二垒
都没上呢!这也叫有耐心?”
  旅店大叔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岔开话题道:“今天咱们主要讲讲圈子的组成
和成员等级……常娜,你告诉他们,从新人到预备队需要哪些流程?”
  常娜坐在孙长胜怀里面表情地道:“认可圈里人的生活方式后开始适应性
训练,习惯与陌生男性打炮,然后加入陌生女性双飞,之后是双男双插……最后
参加一次多人群交,加入预备队。”
  季重乐顿时惊道:“娜娜,你什么时候加入的预备队,我怎么不知道?”
  常娜低头小声道:“小燕姐那次……”
  孙长胜也急道:“哎,老板,那我们呢?我和乐子啥时候升官啊?”
  “你俩也快了。”旅店大叔咳了一声,看陈媛道:“你们听懂了么?”
  陈媛晒道:“这有啥不懂?就是一顿肏呗,怎么淫荡怎么来!”
  旅店大叔奈道:“重点是第一句,想加入圈子,先得认可圈里人的生活方
式——你不认可,圈里的男人根本不会碰你,哪儿来的两个月可等?”
  陈静顿时娇躯一震,抬起头怒道:“他之前根本没和我说过这些!”
  旅店大叔耸耸肩道:“这个,大家毕竟还是有血有肉的人,偶情之所至,
特殊情也是有的……他不也没迫你嘛。”
  陈媛再次晒道:“大叔,你这话谁信啊?你是想说李佳对我姐一见钟情,所
以才先上车后补票……不对,是先把她肏了再调教?”
  旅店大叔手一紧,反问道:“不行吗?”
  陈媛嗔道:“行行行,大叔你的鸡巴就插在我身上,你说啥都行!我不也是
先上车后补票么……我感觉自己迟早要被你们玩成传说中的肉便器!”
  旅店大叔笑道:“那要看你对这事的定了——你如果觉得我在拿你泄欲,
那你就是肉便器,所以你自己说吧。”
  陈媛一愣,眼睛撇了撇下身,哭笑不得地道:“大叔,原来我连肉便器都不
如啊!让你说的我都想哭了……”
  “乖不哭!”旅店大叔拍了拍陈媛的屁股蛋,笑道:“大家唠嗑,闲也
是闲,咱俩就插解解闷而已……别往男女之间那点事上想就得了。”
  陈媛想了想道:“也对,反正都习惯了,就当塞根卫生棉条吧。”
  “去!老子有那么细吗!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