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作者:Huiasd
日期:2021/05/13
首发:Huiasd(恢恢)书友圈huiasd.com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十三章
  游戏实名认证的规则已经公布多年,国家的监管力度也很。但这项规则毕
竟是影响游戏公司挣钱的,所以执行机制就相对灵活了,大体原则就是一句话:
“不能影响用户体验!”
  实名信息这种东西也不需要频繁修改,没必要占据重要位置吧?你要查,我
们有就行了,但填写过程可以简化吧?
  所以各家游戏有注册时候就要求认证的,也有试玩半小时、八小时后才认证
的,还有干脆绑定大数据信息同步认证的……认证之后的实名信息也通常不可见,
或者藏在某些十八级菜单之下。
  久而久之,玩家对这种一次性流程习以为常,也就不放在心上。
  碰上就顺手一填,没碰上也想不起来。
  季重乐曾经是个职业赌徒,所以对纯网络上的比赛项目一直敬而远之……这
种环境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了,有脑子的赌徒都不会参与!
  再加上各种APP 的开发公司不同,界面流程各式各,不关注这些事情的季
重乐也根本就没想过实名兑奖问题……
  常海就是利用这个思维盲区,设置出双重陷阱,用自己的身份证给季重乐注
册了帐号!
  搞清楚事情的始末,众人不禁沉默起来。
  “我栽了……”
  季重乐奈朝辛少道:“名次确实是我打的,但注册信息这块也的确是我疏
忽了……”
  那律师阴阳怪气地打断道:“几十亿的项目,你说句疏忽就行吗?”
  季重乐一摊手道:“连出场费带奖金是1100万,钱我都退给你!”
  “我操!乐子你疯啦?”孙长胜怒道:“他们派来的人搞鬼,是他们的问题,
让他们找常海、找那个孙大去啊——咱什么退钱?”
  “呵,呵呵……你们别心,这钱不用退。”
  辛少忽然狞笑起来,眼中凶光毕露道:“一千一百万?呵呵,这点钱还不
我昨晚签下的零头呢!”
  “老板大气……”孙长胜刚暂离一声就被季重乐拦住,自己也猛然醒悟过来,
连忙道:“我带你们堵常海去!我知道他家,咱抓他,让他把名次还回来!”
  “要抓你自己去抓,我们只找季重乐!”律师冷冷道:“你以为们是傻子?
认证完的名次如果能变,辛少至于满世界请代打签约吗?”
  孙长胜急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们也是被骗的呀!你找我们有啥用!”
  季重乐看了眼辛少的脸色阴沉程度,一颗心不由也沉了下去。
  昨晚的所谓的“庆功宴”其实就是签约分蛋糕,辛少大概没等名次认证,就
已经按照第三名的比例把项目转包出去了。
  听那律师口气,这波起码签了几十亿——结果今天到了主办方一查,发现
“季重乐的第三名”变成了常海的第三名!
  没有名次自然也就没有了项目,但几十亿的合同已经签了,违约金肯定也是
天文数字,难怪辛少会找上门来……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“咣当”一声!
  店门再次被撞开,是得到消息的王小燕拉付军匆忙赶到,她看见众人还
在对峙,场面上也没有血和杂物,顿时松了口气,连忙推一把付军,示意他上前
忙。
  “事情,我刚才在路上听说了……”
  付军叹了口气,径自朝辛少问道:“得赔多少?”
  辛少冷笑道:“反正我是赔不起。”
  付军微微皱眉道:“项目还没开工,他们的损失也不大……昨天和你签约的
都有谁?其中如果有和我关系好的,可以不要违约金……”
  “付哥好仗啊,你俩啥关系?一句话就这小子免了几个亿!”辛少哈哈
怪笑道:“可惜就算这,我也还是赔不起呀!只好死前再拉个垫背的了。”
  付军摇头失笑道:“堂堂的辛氏集团,不至于这点容错能力都没有吧?”
  辛少似笑非笑地道:“付哥……如果只是钱,辛氏集团玩得起,我辛老二咬
咬牙豁出脸去也能赔上……但没有这些项目,某些人屁股下面的座位可就也要跟
没了,这座——我是真赔不起!”
  付军脸色微变,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  辛少阴森森地道:“付哥一定要保他,我肯定得给你面子。不如这——我
把钱儿的事自己抗了,你我把座儿的事情办了?”
  付军沉默不语。
  王小燕想要开口,被付军一把拽住,摇了摇头。
  季重乐沉声道:“辛少,我承认这事有我的错……但你连一天都等不了,认
证还没确认就签合同,这可不能怪我吧?”
  “啪啪啪!”
  辛少鼓掌几声,嘶声问道:“有道理,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没说你是第一
啊?不如我就按第一的份额卖项目了呢!”
  律师冷冷道:“你跟我们签的合同上写以游戏ID名次为准,现在请你证明
季重乐这个ID是你本人吧。”
  季重乐顿时语。
  王小燕终于忍不住,挣脱付军喝道:“辛老二,你到底想怎么?”
  “哎呦,嫂子这脾气大哈!”
  辛少诧异地看王小燕,双手一摊,晒道:“那嫂子你说我该怎么?付
哥面子,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办!”
  付军再次拉住王小燕,狠狠瞪了她一眼,后者立刻哀求地回望过来。
  两人目光交汇片刻,付军再次叹了口气淡淡道:“欠债还钱,认赌服输……
你们不是也有合同么,按合同办就是。”
  王小燕闻言松了口气,轻轻地抱了抱付军。
  “做!”律师立刻炸毛了,叫道:“违约条款里只有包赔损失,可这些钱
把他卖了也赔不起!最多关他一辈子,有个屁用!”
  付军脸一沉,晒道:“行啊,那你让法院判死刑,我不拦。”
  律师急道:“他这不……”
  “闭嘴!”辛少怒喝一声,打断律师的话,盯付军冷冷道:“付军,你是
不是一定就要保他?”
  付军耸肩道:“哎,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保他了?我这是在你啊——用不
用我你报警?叫警察把他抓起来!”
  付军和辛少扯皮,孙长胜偷偷拉了季重乐一把,给他看自己的电话屏幕,上
面是十几个法拨通电话,号码全是常海。
  孙长胜小声道:“乐子,这回事大了……小燕姐和他老公也不保你,要不你
赶紧跑吧……等人走了我去抓常海,肯定让他把好处都吐出来!”
  季重乐摇摇头,同时也在心底暗自判断起来:第一,自己被常海坑了!而看
辛少和律师的态度,名次一旦认证就法更改——所以就算找到常海也于事补!
不管常海从中得了什么好处,肯定都不弥补辛少的损失。
  第二,所谓的名次份额除了涉及天价金钱外,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交易与角
力,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自己被坑,而是辛少也连带坑了一批人!而这批人联
合起来的能量很大……
  第三,跑是不行的,自己人生地不熟,法和辛少这的势力抗衡。何自
己失察在先,有不可推卸的责任,也不能一走了之。
  第四,付军想按合同纠纷办,其实就是在自己保命——被警察抓起来,总
比落在辛少或者他背后那人手里好。因为辛少气势地过来之前应该已经反
复查清了事实,就是要找自己算账泄愤的。
  第五,辛少要的不是钱,而是名次所关联的份额……但比赛已经结束,名次
已经认证,除非……
  想到这里,季重乐猛然一震,叫道:“不是还有第二场吗!常海赌技那么水,
他拿了我的名次,怎么敢参加第二场?上家不怕他把赢来的全输掉?”
  辛少哼了一声,根本懒得解释。
  “我不是跟你说过嘛!”付军奈道:“这盘子太大,他们九家根本捂不住,
才开了这个赌局。名上是重新发一遍入场券,暗地里还想把初期的份额分一分
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付军看了辛少一眼,有些幸乐祸地道:“他们以为自己不但是
主办方,还可以制订游戏规则,正好借机会把别人光明正大的踢出局……谁也
没想到这九家选手里足足有三家没杀进前十,计划不如变化快,现在不但丢了份
额,眼看连汤都喝不上,可能连入局的资格都保不住了。”
  付军顿了顿,忽然乐不可支地哈哈大笑道:“人家辛少昨天就风光了,手里
掐两个名额,先把第八名的入场券卖出一份天大人情,又靠第三名的份额赚到
盆满钵满,没想到才过一天……”
  “闭嘴!别说了!”辛少尖叫一声,气得浑身发抖,两眼通红地瞪季重乐
道:“都怪你!老子一定要弄死你!”
  季重乐这才知道辛少还有个签约选手获得第八,但已经被他把名次卖掉了,
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,只得继续问道:“付哥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
  “我明白你的意思……”付军奈道:“但庄家都换人了,现在有没有第二
局都很难说……就算是有,也没规定不能换人啊!你想赢回来是不可能的,就算
找到那个常海替他上场,你代表的也是新庄家,不是辛老二。”
  季重乐再次语,场面陷入沉默当中。
  这时忽然有个声音问道:“你们说的斗地主比赛名次有这么厉害吗?那第十
名值多少钱?”
  辛少下意识晒道:“前五有份额,前九有座位,到了第十屁用没有!最多运
作下,也算个入场券……咦?我靠,还有这个操作?!王律师——你马上去查下
第十名的获得者是谁?”
  “不用查,我知道第十名是谁。”昨晚没回家的谭杉从人群中站出来,得意
洋洋地道:“而且只要我发话,这名次给谁也是我说了算!”
  众人把目光落在谭杉身上,看清她只是个小女孩,不禁齐齐皱眉。
  季重乐则心中一动,谭杉这小丫头成天乱搞,三教九流什么人都认识,既然
前九名里已经出了三匹黑马,那么第十名恰好是她的炮友也不足为奇……问题在
于她这位“朋友”究竟会不会听她的,还有辛少能不能接受这的补偿?
  辛少迟疑地反复打量谭杉,发现她不像在开玩笑,不由目光闪动起来,仔细
思索其中的利害——首先这第十名是必须要签下的,有了这个名次,再联合其
他几家落选的公司闹一闹,就还有一线希望,于是开口道:“就算有第十名,也
未必能成……把名次给我,你要什么条件?”
  “小事!”谭杉大咧咧一摆手,指季重乐道:“我救你一命,以后圈子里
让我当头不过分吧?”
  众人皆惊。
  “什么圈子?”辛少疑惑道:“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商量,我现在只要名次!”
  “嗨,就是肏……”
  季重乐一把捂住谭杉的嘴,狠狠瞪了她一眼,不让她继续说话,这才继续对
辛少道:“我负责把第十名拿给你,然后争取在第二局里你把损失赢回来,
咱们就算两清了!”
  不等辛少开口,那律师立刻怪叫起来道:“你拿没有用的第十赔我们第三,
还以为这事能两清?”
  孙长胜已经反应过来,也上前一步握住谭杉的手叫道:“那好,我们让乐子
去自首!大家一拍两散……谭杉,你告诉你二哥,名次谁也不卖!”
  谭杉迷迷糊糊地点点头,等季重乐松开手,立刻道:“什么二哥?这名次就
是我的!用的是我妈身份证!”
  “我操?!”
  谭杉解释道:“我前些天看见你们都玩这个,就也注册个账号。后来有个炮,
呃,有个朋友很厉害,我就让他就我玩玩……”
  众人目瞪口呆。
  谭杉掏出手机打开APP ,朝众人展示出自己的排名界面,晒道:“你们看,
一不小心就弄到第十了!早知道这,我让他多干……不是,让他使使劲,没准
也能进前九呢……”
  那律师一把抢过手机飞快点开实名信息,问道:“你妈叫韩燕?”
  “废话!”谭杉冷笑道:“你们不用动歪脑筋,我妈肯定跟我一伙!你不答
应乐哥的条件,这名次我就不给你——我们这叫一致对外!”
  孙长胜赶紧带头鼓掌,一边朝谭杉竖起拇指上下晃动,叫道:“说得好,
谭杉意思!”
  这动作外人看来似是夸赞,不过谭杉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是要好好干她一炮,
于是愈发得意起来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辛少本来已经认栽,过来只想找季重乐出口恶气,没想到峰回路转,居然又
隐隐看见一线希望,于是脸色顿时阴晴不定、咬牙切齿,愈发难看起来。
  损失是已经造成的——不接受季重乐的条件就等于出局了,最多就是告他诈
骗,该损失的还是损失。而理智接受季重乐的条件,起码还有补救的可能。
  但就这和季重乐“两清”,堂堂辛家二少以后还有面子吗?
  王小燕见状又推了把付军,想让他说几句,后者摇了摇头……季重乐的命
已经保住,他显然不想更进一步得罪辛家了。
  一阵咳嗽声响起,旅店大叔在一位中年美妇的搀扶下走进来,扫了眼场面后
懒洋洋笑道:“哎,老子正打针,让你们一个个电话催命似的喊过来……我以为
晚上一步就能看见满地脑浆子呢,怎么还没打起来啊?”
  “老板!”
  “大叔,你回来了!”
  网吧众人看见旅店大叔仿佛有了主心骨,赶紧围在他四周,你一言我一语地
介绍起情来。
  “三叔!”付军微微皱眉,招呼道:“这事……咱家最好别掺和。”
  “哈,三叔做事什么时候用过家里?”旅店大叔笑了两声,拍拍季重乐的肩
膀,晒道:“翻车了吧?没事,看我这老司机带你装逼带你飞!”
  季重乐没来由地眼圈一红,同时心中不由诧异。旅店大叔虽然行事不羁,也
经常吹牛逼,但很少会把话说到这么自信。
  辛少目光并没有落在旅店大叔身上,而是盯他身边的中年美妇,愕然问道
:“孙总,您什么时候来的?”
  “昨天,来看看老朋友。”
  旅店大叔身边的美妇也听完事件经过,沉吟先看了季重乐一眼,才转向辛
少淡淡说道:“运作第十名这个想法不错,到时我会投一票。”
  辛少一懔,脸色数变才笑道:“既然这……这位小妹妹的名次,我们辛
氏要了!”
  美妇点点头道:“不错,现在能上桌吃饭才是重要的……吃多吃少,总比吃
不到的好。”
  “孙总提醒的对!我马上去运作第十名的事……”辛少目光闪动,看季重
乐哑声道:“回头吃肉还是喝汤,就看你在第二场的表现了。”
  季重乐正色道:“我必全力以赴!”
  辛少朝孙总点头致意,恨恨瞪了季重乐一眼,转身带人离开了。
  众人感觉松了口气,王小燕已经过来一把抱住美妇的胳膊摇晃,欣喜叫
道:“孙姐,你现在好厉害啊!辛老二见了你,连屁都不敢放!”
  美妇孙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  孙长胜也赶紧上前朝旅店大叔竖起拇指赞道:“老板,你这车开的太稳了!
就像幕后大BOSS一!这逼装的我得给你99分,不给满分是怕你太骄傲哈!”
  旅店大叔也笑而不语。
  付军微微摇头,上前低声道:“让不相干的人散了,咱们换个地方吧……”
  季重乐挥手让看热闹的人散开,当先朝旅店房间走去。走了几步若有所思,
回头笑道:“大圣,你们先看店吧……我和大叔、孙姐、付哥、小燕姐商量就行。”
  “让他们看,我得听听……”孙长胜还要跟进。
  季重乐拦住他低声道:“你我稳住谭杉和韩燕……”
  孙长胜一愣,恍然道:“行,你放心!兄弟不但你稳住她,保证还让她乖
乖把名次交出来,再也不敢有什么当老大的想法!”
  “不急,回头再说……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季重乐等人进到房间分别落座。
  旅店大叔指美妇简单介绍道:“这位是崇福集团的大区董事孙,也是咱
们圈里人,而且和你也是老乡……”说完脸色变得有些阴沉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  房间里气氛顿时凝重起来。
  王小燕感觉到不对,抢先问道:“你们怎么了?是怕辛老二玩阴的,暗中收
拾重乐吗?”
  “短期不会……这么多人看见他和季重乐起突,出事第一时间就得找他!”
付军摇摇头道:“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对,但还没想通具体在哪。”
  季重乐皱眉道:“我也觉得有问题……孙姐,这个第十名也能上桌的事情,
好操作吗?”
  孙赞赏地笑了笑,反问道:“本来已经上桌的九家公司,现在突然换掉了
四个,你猜他们和那些没能上桌的公司会不会答应?如果现在有个不错的理由,
让桌子变大一点,座位变多一点,他们会怎么办?”
  “那肯定得闹啊!不给吃就掀桌子啊!有饭大家吃嘛!九个不就十个,十
个不就十一、十二……”季重乐猛然一震,明白了其中关节,问道:“孙姐,
最后会有多少个?”
  “那得看他们闹出多大动静……我估计15,或者20吧。”孙顿了顿,看
季重乐道:“到时这第十名就不是唯一的选择了……你明白了吗?”
  “坏了!辛老二那个小心眼肯定会找其他人买名次,然后第一时间报复你!”
王小燕惊道:“说不定他已经反应过来了,马上就会翻脸!”
  “不会……他刚吃过一次亏,这次怎么也得等尘埃落定再动手。”付军摇头
道:“而且他也知道我和孙姐在保人,应该不会玩阴的……问题是季重乐这回事
情太大,就算法院裁也得十年垫底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付军顿了顿,看季重乐奈道:“我说过输了就保你离开,但
你现在没输比输了还麻烦……我最多保你一命,让人在牢里关照关照你。”
  季重乐黯然道:“我明白……先不说我跑不跑得了,就算能跑,也不能连累
你们。我走了,辛少和他背后的人肯定会找你算账!”
  付军耸耸肩道:“你明白就好!我不是怕他,关键这事咱没占理……”
  季重乐很想说自己也是受害者,但张了张嘴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  “起码命是保住了……事情落地还得几天,我再你想想办法。”旅店大叔
有些精打采地问道:“孙啊,圈里人见面,让小老弟陪你打个感谢炮不?”
  孙看季重乐笑道:“改天吧,我看你这小老弟现在连硬起来都呛。”
  季重乐一愣,苦笑道:“孙姐,咱圈里人硬不硬和心情也没啥关系……你们
要想玩我肯定能陪。”
  “要陪就得陪好,拿出你12分精神来!”王小燕眼珠一转,上前就给季重乐
解裤子,叫道:“把孙姐伺候好了,多给你使使劲……卡住十个名额让辛老二必
须用你!”
  季重乐本来所谓地站,听到后面不禁一愣。
  付军已经喝道:“小燕,你可以发骚,但不要为难孙姐!”
  “没事。”孙笑了笑道:“都是圈子里的朋友,我肯定会忙……但我只
是大区董事,不是集团董事,顺水推舟的事情好办,逆水行舟就未必行了。”
  季重乐连忙道:“孙姐,咱们刚认识,您能看在老板的面子我说句话就很
意思了!这个人情我会记得,将来有能力一定还。”
  孙貌一笑,目光扫过被王小燕握在手中套弄的鸡巴上,顿时张了张嘴,
移不开眼睛了。
  旅店大叔见状道:“裤子都脱了,那大家就肏一炮吧……正好我也挺想念孙
那人形打桩机的……”
  季重乐虽然没啥心思,但生理反应还在。听闻旅店大叔要肏,很自然便按照
流程开了王小燕的双穴,让她去付军与旅店大叔调整状态,然后走到孙面前
笑道:“原来孙姐擅长打桩哈,你看我这桩咋?”
  “不错,不错,姐姐很久没遇见你这又粗又直的好桩子啦!”孙已经脱
光衣裤,让他躺平便熟练地跨坐上去,丰臀一沉套了个齐根,不由满足地娇吟一
声道:“哎呦,硬度和热度也好,都赶上老王家那驴玩意了!”
  季重乐心中一动,想到孙和自己也是老乡,不由笑道:“原来孙姐和王哥
也认识啊!前几天刚和王尧在一起吃饭来……”
  “都是圈里人,又住一座城,怎么可能不认识……”孙双手撑地伏下上身,
一边调整姿势一边把丰臀快速起伏,片刻间就从陌生男女的略显生涩进入到熟练
阶段,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、力道也越来越重,两颗屁股蛋犹如重锤不断落下,
狠狠敲击季重乐的大鸡巴,就像要把那根“肉桩子”砸进床板一。
  季重乐开始还有意配合,很快就放弃了,躺在床上感受胯间的飞快撞击,
油然赞道:“孙姐不愧是打桩机啊!这力道比我自己干都猛……”
  王小燕正撅屁股迎接身后付军的撞击,同时跪在旅店大叔胯间为他口交,
闻言吐出鸡巴扭头晒道:“季重乐,你这马屁根本没拍到点上……圈里骚货谁还
没练过女上位啊?她们能和孙姐比嘛!”
  旅店大叔嘿嘿笑道:“别说,让他自己感受去……”
  季重乐默然感受片刻,发现孙的骚屄松紧适中、湿润温暖,对鸡巴的包裹
性极好,摩擦撞击的位置角度也极准,应该算是经验丰富的外围水准……但除此
之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仅以“打桩姿势”的熟练度而言,也不见得比唐优
悠这的准外围多少。
  旅店大叔、付军和王小燕就在旁边乐呵呵地摆出看戏态度,让季重乐知道孙
的“人形打桩”肯定不会这么简单,应该还有自己没发现的妙处。
  随时间推移,孙畅快地浪叫几声,自己套坐出一次高潮后,季重乐才发
现怪异之处——只见孙胯间骚水不断,肉呼呼丰臀上下起伏,沉重的捶打,震
得孙娇躯上美肉乱颤,香汗沿充满弹性的肌肉滴落,但速度和力道始终不,
甚至越来越猛,已经达到男性刺射精前的频率和力量。
  季重乐被“砸”的快感连连,十分舒服,但看孙额头上的细汗,忍不住
提醒道:“姐姐别累坏了,要不换换姿势?”
  孙气息不乱,抿嘴笑道:“我还能坚持会,等累了换你……”说完再次高
高抬起大屁股用骚屄套住季重乐的大鸡巴猛然砸下,好像不知疲惫的打桩机一,
一下又一下捶打。
  女上位的优点就是男人比较省力,而缺点则是没法自己掌握节奏。所以季重
乐又爽了一会,发现孙依旧没有换姿势的意图这才惊了起来——再继续下去,
自己可就忍不住要射了啊!
  转头看看旅店大叔、付军和王小燕三人满脸坏笑的表情,季重乐算是明白了
“人形打桩机”的厉害,不由讪讪问道:“那啥……孙姐,你还要砸多久啊……
能不能夹紧点,我得缓缓了!”
  “哈哈!我还以为你不好意思说呢……”王小燕放声大笑,晒道:“人家孙
姐是退役的国家一级运动员,就现在这点活动量还不热身呢,再肏你一小时都
没问题!”
  “靠!我说怎么一直感觉怪怪的……总觉得和孙姐肏的哪里不对劲!”季重
乐惊呼道:“我一个男人,竟然让女人给肏了啊!”
  “你这叫啥话,光能你们男人肏我们女人,就不能我们女人肏肏你们啊!”
王小燕顿时不悦道:“孙姐再给他点厉害看看!”
  “好啊!”
  孙本来是用双手撑身体,闻言猛然一趴,上半身娇躯压在季重乐身上紧
紧贴住,同时双手按住他的胳膊,吃吃笑道:“老弟不是要换个姿势吗,你看咱
俩用这个姿势咋?”
  “我操!这不是奸的姿势吗!”
  季重乐立刻反应过来,赶紧奋力一挣,才发现孙那双手沉重如山,雪白的
娇躯看似不沉,但因为角度关系压得自己法使劲、动弹不得。
  “对呀,老弟既然不喜欢挨肏,那姐姐只好奸啦!”
  孙用上身牢牢压住季重乐,仅靠腰力抬起屁股,两瓣圆臀再一次疯狂抖动
起来,霎时间波浪起伏,就像两颗乳白色的大水球在反复弹跳一。
  “我操……姐姐你慢点!咱多玩一会……你这么整我坚持不了多久……”季
重乐哀嚎几声,只觉得鸡巴上传递来的快感愈发密集,除非不管不顾地把孙
“翻下去”,否则就只能老老实实“被肏”了……行吧,至少男人射完之后还有
个不应期,最多奸,没法轮奸。
  季重乐奈一挺,开始了喷射过程。
  “哎呦,谢谢小老弟的见面!姐姐就收下了!”孙双腿一夹,抬起上身
眯眼睛娇吟道:“这大鸡巴射的就是猛,像火山喷发似的……姐姐这桩可算没
白打,果然是有辛勤就有收获啊!”
  季重乐憋屈道:“孙姐,就你这个打桩水平,还能碰上没有收获的时候吗?”
  “哈哈,看把你委屈的!”孙俯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眨眨眼笑道:“歇
会你要想报仇,可以让小燕忙,姐姐在下面,全接……”
  “啊,这可是你自己说的!”季重乐精神一振,道:“等会非肏死你不可!”
  “行啊,姐姐等……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“奸”了季重乐后,孙又继续在旅店大叔和付军身上轮流打桩,只不过
姿势虽然一,但节奏变成了配合形式。
  正常的外围骚货都能从鸡巴抽插时的细微差别感受到不同需求,换句话说就
算女上位,也能模仿出男人自主肏弄时候的感觉。也就是该快的时候快,该慢的
时候慢,基本上是按照男性肏屄时候的快感与需求变换节奏……
  季重乐在床上看在眼里,心中不禁有些气苦——圈里陌生男女见面,就算是
女男弱也不能一上来就榨汁,这就好像相亲吃饭时候女方二话不说就先要两瓶
正牌大拉菲一,完全没有任何尊重。
  就算忙说了几句话,那也是旅店大叔的人情,至于这区别对待吗?
  思索之间,忽见孙一边打桩一边笑道:“小老弟,初次见面,姐姐也不能
白收你一发精……但辛老二这人我不算熟,也不清楚他的性格。暂时就按他会翻
脸打算,姐姐刚给你想出个主意,这就跟你说说吧……”
  季重乐一愣,顿觉心中惭愧,连忙道:“孙姐客气了,您说。”
  “首先把9 家公司扩充到15家以上,这个是肯定会实现的……”孙淡淡道
:“这时候就不说什么出反、吃相难看的话了,我们九家的实力在这摆呢,
想把我们踢下桌是肯定不行的!”
  季重乐愕然道:“我们?”
  付军晒道:“崇福集团就是九家公司的领头羊,最大的庄家!不然你以为辛
老二为什么要给孙姐面子?”
  孙笑了笑,继续道:“我运作一下,争取让扩充名额达到前20名,甚至30
名……这你就有机会了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人多了,水就浑……浑水好摸鱼啊……”孙仿佛想起什么,沉默片刻见
季重乐依旧没反应过来,才奈继续道:“如果辛老二不买你的名次,那别人也
不一定敢买,毕竟很多小公司只需要二包三包就足了,没必要得罪辛氏……”
  季重乐皱眉道:“买了我名次的公司就敢保我、和辛少对干?”
  “当然不敢!”孙笑道:“但我可以提议个附加规则,就是——各家公司
不许以任何方式加害其他公司的参赛选手!”
  “因势利导,高!”付军眼前一亮,竖起拇指赞道:“如果只有10家、15家
公司去争这个名次,很多小一点的公司根本就不敢买!但如果是20家、30家呢?
自然就会有人想要搏一把!”
  “各家公司输了的想回本,赢了的想翻倍,都希望在第二局里搞出成绩!季
重乐当上第二轮的参赛选手后,辛老二就没法使阴招了!”付军兴奋地说道:
“到时候孙姐顺水推舟把附加规则一提,肯定全票通过!”
  季重乐苦笑道:“可就算这,我合同诈骗的事情也还是没解,等比赛结
束后一得上法庭……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啊!”
  “那就要看你的赌术有没有你自己形容的那么厉害了……你不是说要辛氏
集团把损失赢回来么?”
  孙笑道:“其实这件事也可以反过来看,如果你能和新东家谈妥,拿到一
部分份额的分配权……并且在第二局里让辛氏一点份额都拿不到呢?”
  “那他就得跑上门来求我!”季重乐眼前一亮,随即摇头苦笑道:“这就太
难了——等于让我在国际级的赌术比赛里打败所有对手啊!”
  “反正办法已经你想了,能不能做到是你自己的事。”孙耸耸肩,目光
流转落在季重乐身上,问道:“恢复的咋了,再给姐姐来一发?”
  “来就来,这回该我在上面了吧?”季重乐打起精神叫道:“刚才姐姐打桩,
这回换我钻井!倒要看看咱俩谁厉害……”
  就在这时,放在床边的手机忽然响起来,是条视频通话请求。
  季重乐抬眼扫过屏幕上的联系人名字,身体一下子僵住,拿起电话咬牙切齿
道:“常海!你竟然还敢找我!你……”
  视频接通,季重乐骂了两声就戛然而止,因为电话另一端的常海明显有异!
  常海正看镜头大口大口喘息,鲜红的血水顺鼻子和嘴角淌下,脸色苍
白如纸,豆大的汗珠滴滴滑落,凌乱的头发,两只眼睛布满血丝,骨碌碌乱转,
仿佛随时都能从眼眶中脱落一。
  “乐哥,我对不起你!我……我一直没拿你们当朋友,就是想坑点钱花……”
  常海费力举起手机,让季重乐看到他正倚某个破败小巷的墙角,在他前胸
的衣服上同布满血迹,尤其小腹处鲜红和布料拧在一起,全部湿透了,已经糊
成一团。
  “我,我刚刚被人捅了……肠子都捅烂了……肯,肯定活不了……”常海眼
神飘忽,似哭非哭地道:“是那个辛少派的人……他说,下一个……就是你……”
  季重乐愕然道:“怎么可能?!”
  旅店大叔和付军等人闻声都围了过来,见状不禁纷纷愕然皱眉。
  “辛老二又叫辛疯子,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……你这朋友不会赌,名次认证
后买家也不会护他……”
  付军迟疑道:“我估计辛老二找你之前就已经派人盯上他了……今天幸亏你
是呆在人多的地方,让他没敢乱来!后面我和孙姐赶到,事情接连变化,他也只
能暂时放你一马。”
  孙皱眉道:“辛老二应该已经和几家公司通过气,确定能拿下个名额……
哼,好重的戾气!故意让杀手给那人留口气给你通话,搞不好杀手还在旁边……”
  季重乐闻言赶紧看向屏幕,发现常海的眼神飘忽,顿时冒出一头冷汗。
  “乐哥……我这次坑你,把命给赔上了……你也要……小心……”屏幕里的
画面缓缓翻转朝天,只能看见常海的下巴一角,他的声音渐渐转低,似乎充满了
不甘与奈,道:“你要……小……心……下辈子……别……和我……做朋……”
  最后一个“友”字始终没有发出声音,屏幕就固定在当前的画面上,好像卡
住了一。
  “常海?常海!常海……”季重乐叫了几声没有回应,忍不住怒叫道:“不
用下辈子,我没有你这的朋友!”
  就在这时,通话断开了!
  季重乐顿时瞪圆了眼睛,拿电话的手不由自主抖了起来——如果常海已经
死了,那是谁挂断的电话?他身边真的有杀手!
  众人同发现这个事情,神色都有些肃穆。
  “计划不如变化快啊!这特么疯子的思路,有时候真猜不透!”旅店大叔叹
了口气,当先开口道:“老弟,你先离开这里,找个地方躲几天吧……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待续